• <dd id="66mm4"></dd>
  • 基金圈“場外期權風波”大復盤:傳言、基金經理、衍生品……

    鄒永勤2022-08-13 21:1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鄒永勤 近日,因兩條微博爆料引發的基金圈“場外期權風波”廣受關注。

    而市場傳聞的重點,亦從最初的“公募基金經理被抓”轉換成對相關私募基金產品的質疑。由此,一只名為“建泓時光二號”的產品因今年以來的不尋常超高收益率成為傳聞“牽涉”對象,從而使得深圳前海建泓時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建泓時代)被推到了聚光燈下。

    8月11日、12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就此采訪了建泓時代的投資總監、同時亦是“建泓時光二號”產品掌舵人的趙媛媛。在采訪中,趙媛媛向記者強調稱,無論是此前還是現在,在她的基金經理生涯中,一直都沒有涉足過場外期權交易。

    無論最終真相如何,這次“場外期權風波”已經席卷公私募投資圈,并進而引發出一系列的警醒和反思……

    兩條“不顯眼”的微博

    這場沸沸揚揚的“場外期權風波”,最初源于兩條看似并不顯眼的微博。

    記者查詢整理公開信息發現,8月8日19點30分左右,一位網名為“退堂鼓表演藝術專業二級”的博主在12分鐘內連發兩條微博爆料稱,臨安府(指杭州)某中介幫基金經理做場外期權被查,涉及300多名基金經理,鎖定30多個,公安直接去抓人;并強調這是“公募基金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丑聞”。

    隨后有媒體開始跟進介入。由于“有史以來最大丑聞”、“涉及300多名基金經理”、“公安直接拿人”等字眼極具沖擊力,更疊加近期基金經理離職公告頻發、以及芯片大基金公司多名高管被查等背景,“基金經理涉場外期權交易被抓”迅速發酵成為熱搜。

    一方面,通聯數據Datayes!的統計顯示,僅僅8月1日至8月11日,就有58位基金經理離任,其中離任后再無在管產品的基金經理為13位,包括前海開源基金的曾健飛、董治車,德邦基金的徐一陽等等。由于被抓與離任存在某種聯想關系,上述13位基金經理于是成為場外期權傳聞的嫌疑對象。

    另一方面,在網絡自媒體的傳播發酵過程中,這一場外期權傳聞牽涉的范圍不斷擴展波及至私募基金領域,一批今年以來業績表現“不尋常”的產品同樣被打上“嫌疑”標簽。其中,成立不足兩年卻勁取逾40倍收益,且在近一個月業績排行榜中名列首位的“建泓時光二號”私募基金產品更是重點牽涉對象。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8月5日,“建泓時光二號”今年以來的累計凈值增長率高達2607.8%,在今年并不太好的市場中,堪稱鶴立雞群。而從7月份開始,“建泓時光二號”的凈值曲線更是呈現接近垂直飚升。

    經濟觀察網記者注意到,就在“場外期權風波”鬧得如火如荼之際,作為事件導火索的微博爆料人,卻悄悄進行了一系列“操作”:

    首先在事件剛剛發酵成為全網熱點的8月8日深夜,該名博主迅速將微博名稱更換為“閘北鋰業三廠一車間保安隊長”,從而使得眾多后續參與者難以找到事件的真正源頭。

    然后在8月9日21點10分,他發微博怒斥相關財經記者專業素養低下,把他要表達的意思搞錯了;并宣布與相關的媒體進行“切割”(以后不會接受任何來自這些媒體的咨詢,并把相關微博賬號拉黑)。

    緊接著,該名博主干脆把此前爆料的那兩條微博刪掉了。

    而經過改名、“切割”、刪帖三步曲后,這位掀起近期基金圈巨浪的始作俑者儼然已從這場風波中隱身了。

    記者注意到,就在這名“吹哨人”宣布與相關媒體“切割”的兩個小時前,即8月9日18時41分,建泓時代就其旗下產品“被誹謗”一事正式向公安機關報警,并在其官網聲明中強調“對誹謗公司聲譽的責任主體,我們將追查到底并進一步采取措施追究全部的法律責任”。

    是建泓時代的報案導致了這名微博爆料人的“切割”、刪帖,抑或這是其計劃的一部分?而他究竟是何身份,其爆料的信息來源何處,可信度有多高?帶著一連串的疑問,記者通過微博對其私信,以便取得聯系采訪。但截至記者發稿時,該名微博爆料人沒有任何回應,雖然期間他不停的更新微博。

    對股票、期貨均有涉足,有著十多年投資經驗的職業投資者江振雄向記者指出,這名爆料人與此前清空微博的財經大V“林登萬大人”有著明顯關聯:“首先,這名爆料人的微博內容與一個名為‘林登萬大人’的百家號內容一致,且同步更新內容,顯示兩個賬號的運營者為同一人;其次,閘北鋰業這個梗源于西藏城投(600773.SH),去年在該股沖刺歷史高位時,若干財經大V曾極力推薦該股的‘上海本地股+鋰礦’題材,俗稱閘北鋰業,而財經大V‘林登萬大人’就是其中一員,該股其后跌勢十分慘烈;第三,該爆料人的微博評論中多處出現‘林大’的稱呼,且曾轉發@林登萬大人的微博,并留言稱‘小號’”。

    通聯數據Datayes!的統計顯示,西藏城投2021年的歷史最高位為37.68元/股,2022年的最低位為11.91元/股,不到一年時間跌幅約70%。與此同時,該股2021年的股東戶數最少時為4.6536萬,而到了今年一季度則飚升至8.8809萬,籌碼趨向分散,呈現出典型的大資金獲利派發、小資金入場接貨特征。

    記者留意到,雖然“林登萬大人”清空了微博內容,但在包括雪球在內的財經論壇仍然有著其一些殘留的股評文章,而更有一些虧損股民對其謾罵的留言。

    江振雄進一步指出,其實在這個疑似林登萬的博主爆料前,網絡上已經有一些關于基金經理違規參與場外期權獲利的傳聞,只不過沒有上述爆料中具體到三百多人涉案如此聳人聽聞罷了。

    江振雄稱,這一風波之所以影響這么大,“究其原因,是因為現在的監管制度存在漏洞,理論上基金經理確實有可以通過參與場外期權獲取暴利的途徑。因此,我們不能因為爆料人或許是過氣股評家便對此事持否定態度,而是要理性看待這一傳聞。在不信謠不傳謠的同時,更希望監管層行動起來,若違規必查,倘造謠則罰,這樣才能還市場一個公平、公開、公正的環境,而不是非要等到受害方報警后才有所行動”。

    建泓時代報警了

    建泓時代是本次場外期權風波事件中第一家報警的基金公司,同時亦是截止目前唯一的一家。8月9日夜晚,就在其向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報警的同時,其亦在官網首頁發布了一則聲明。

    在聲明中,建泓時代表示,近期網絡上“張文毅的微信號”、“柳洛塵的微博”等在無任何依據的情況下,在微信群、微博等處誹謗稱,本公司管理的基金“建泓時光二號”取得優異成績是源于與公募基金經理配合做場外期權交易。為此,建泓時代特作出如下正式聲明:

    “建泓時光二號”尚未達到開通場外期權等衍生品交易的條件,且未開通場外期權等衍生品交易。“時光二號產品近期凈值上漲較快的原因是在最近一段時間的宏觀和市場環境下,根據我們的投資框架把握了短線機會”。

    建泓時代在聲明中表示,“就上述編造并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并誹謗公司良好聲譽的惡劣行為,公司已向公安部門和行業監管部門報案,等待公安部門和行業監管部門的進一步處理”。

    此外,建泓時代還強調,對誹謗該公司聲譽的責任主體,他們將追查到底并進一步采取措施追究全部的法律責任。

    但記者于8月10日查看柳洛塵的微博,發現里面并無與建泓時代有關的內容。對此,建泓時代的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解釋稱“我們報警后,他們便立即刪除相關失實內容了;現在,深圳和上海的公安都已接受我們的報案”。

    如此看來,既然該報警的已經報警,而相關的傳言信息也已被發布者主動刪掉,這場“場外期權風波”似乎應該告一段落了。但隨著建泓時代官網聲明的發布,市場卻出現了新一輪的質疑。

    記者通過整理,發現新一輪的質疑聲主要圍繞三點:第一,建泓時代在聲明中把“建泓時光二號”優異的成績歸因于把握了短線機會,質疑者認為這解釋相當牽強,并搜出建泓時代此前的持倉信息,進而推斷其單憑二級市場操作難以獲取如此豐厚收益;第二,“建泓時光二號”掌舵者趙媛媛此前在公募基金任職時業績較差,而現在成績卻如此耀眼,質疑者認為,如此巨大反差背后必然存在貓膩;第三,某網站恰好于此時下架了建泓時代的產品信息,這也成為了質疑者的依據。

    “建泓時光二號

    中國基金業協會官網顯示,建泓時代成立于2015年5月,并于2016年11月成為基金業協會會員,其最新管理規模區間為5-10億元人民幣(截至2022年2月16日),其實控人為龔毅。

    建泓時代在官網中表示,其主要業務是資產管理業務,主要以自有資金和客戶資金進行投資管理。投資方向為國內資本市場,投資范圍為具有良好流動性的投資品種,包括股票、債券、基金以及期貨期權等金融衍生工具。而此前的接受媒體采訪中,建泓時代亦坦言旗下部分產品開有“期貨帳戶”。

    通聯數據Datayes!的統計顯示,建泓時代管理產品總數46只,當前存續產品數為38只。產品類型當中,86.96%屬于股票主觀,近期備受爭議的“建泓時光二號”正屬于此類型。

    “建泓時光二號”成立于2020年9月10日,其投資策略是股票多頭。截至2022年8月5日,成立不足兩年的“建泓時光二號”豪取4324.50%的收益,年化收益高達631.77%。若以今年以來計算,其累計凈值增長率高達2607.8%;而從7月份開始,其凈值曲線更是呈現接近90度的飚升:每周收益率均超過20%。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建泓時光二號”的表現均堪稱是近期“最?;甬a品”;而其掌舵人,則是曾經的金牛獎獲得者趙媛媛。

    通聯數據Datayes!的統計顯示,趙媛媛基金業從業年限10.3年(其中公募從業年限5.02年,私募從業年限5.28年),歷任基金公司4家,分別是財通基金、華商基金、同億富利和建泓時代。

    雖然她在公募基金從業期間曾兩奪中國金基金獎和一次金牛獎,但她在任職公募基金經理期間的年化收益并不理想,僅為1.92%,跑輸同期基準年化收益(為8.19%)。其中,她在華商基金的任職回報為-24.59%,在同類型399只基金當中排名384名,與當前出色的表現判若兩人,這也成為質疑者的詬病所在。

    那么,處在漩渦中的趙媛媛又是如何看待這些質疑的呢?8月11日和12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兩次連線趙媛媛,對此進行了采訪。

    趙媛媛向記者表示,旗下產品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佳績,是因為她的團隊從宏觀和行業角度出發對倉位和行業配置進行擇時判斷,并結合自下而上的個股研究,做到在規避市場貝塔風險的同時,在每個階段爭取尋找到具有超額收益的行業和優質標的。

    “當然,從7月份以來,時光二號產品的凈值直線上漲,確實讓人難以置信。這是因為在我們通過短線擇時取得良好投資收益的同時,最近一個月該產品出現了多次大額贖回,雙重疊加之下,從而使得其凈值直線上升??赡苡腥擞X得怎么會如此巧合?可事實卻真的就是這樣”,她說。

    趙媛媛同時向記者強調,無論是此前還是現在,在她的基金經理生涯中,一直都沒有涉足過場外期權交易。

    大額贖回是怎樣影響凈值并使其上升的呢?公開資料顯示,大額贖回通過兩條途徑影響凈值變化:一是產生的贖回費進入基金資產,小規模產品如果遭遇巨額贖回,往往會出現凈值暴增的現象;二是基金凈值計算日期差,這個通常會給處于業績上升期的產品帶來凈值暴漲的機會。

    對于大額贖回提升凈值的說法,江振雄亦對記者提出其見解。他表示,大額贖回固然可以提升凈值,但并不能長久,后續可留意“建泓時光二號”的凈值變化趨勢。

    “其實,業績暴漲與參與場外期權交易沒有必然聯系,建泓時代不是有期貨賬戶嗎?期貨市場上每天盈虧超過20%的比比皆是”,他說。

    至于為何在華商基金期間表現如此糟糕,趙媛媛表示原因有二,一是自己當基金助理時的業績沒有計進去,二是個人的投資風格與該產品不太適應。

    她進一步表示,“人總是會成長的,再加上建泓時代的投資框架與我的投資風格相吻合,所以現在業績表現優異也算是順理成章之事吧”。

    趙媛媛這番表態亦得到了華商基金公司一位王姓前同事的佐證。該王姓基金經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趙媛媛當年確實在擔任華商盛世成長基金經理助理的那段時間沒有計入業績,而在正式掌舵該產品并計算業績時卻適逢股災來臨,所以這個業績具有一定的或然性。

    “其實我覺得這并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關鍵是,誰規定的以前業績差的現在就不能變成業績好的呢?多少公募基金經理或跳槽或‘公奔私’,不就為尋找一個更能發揮自己能力的地方,從而奪取佳績嗎?市場有質疑是好事,但質疑的前提是有依據。”該王姓基金經理說。

    至于建泓時代的凈值數據被某網站下架一事,趙媛媛并不愿多談。而據記者查詢發現,截至8月13日,正規的平臺網站比如萬得數據、通聯數據Datayes!等均在如常展示建泓時代的凈值數據。

    業界呼聲

    從兩條微博肇始,橫掃基金圈的這出“場外期權風波”已經折騰了一周。其對資本市場,尤其是基金領域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在近期財經論壇留言中,以此為理由謾罵基金經理的留言明顯在增多。

    如果拋開基金經理場外期權的黑幕傳聞真假不談,單從證券市場管理的角度來看,應該如何才能杜絕這些現象的出現呢?對此,洛克資本合伙人李音臨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強調,“唯一的建議,就是穿透管理所有投資者資金來源”。

    而江振雄則認為,“穿透管理所有投資者資金來源”固然需要,但還不夠,還需要監管政策的進一步完善。

    “為什么這樣的傳聞能夠此起彼伏?是因為業內確實存在個人(不適格)投資者能夠通過某些中介進入場外期權的途徑。那么,這些中介為何能夠如此操作?是不是此前的政策存在漏洞?若是,那就應該趕快完善它。亡羊補牢,總比不補的好”。

    同時,江振雄強調,希望監管層能夠及時介入此次場外期權風波的調查,“如果真有基金經理借場外期權牟取暴利,不管是300多個還是3個,都是會對整個基金業產生巨大負面影響的,必須嚴懲;如果是謠言,那也應該查處造謠者,還基金業和場外期權業一個清白”。

    亦有部分市場人士認為,之所以出現這些傳聞亂象,還跟我們國內的金融衍生工具太少有關,從而建議監管層大力發展。而基聯云首席研究員張竹然就持此種觀點。

    他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公募基金限薪的背景下,基金經理為了個人利益搞票大的(指通過場外期權獲利),即便目前沒有被完全證實,但至少在商業邏輯上是說得通的,“其實無論是場外期權還是場內期權,知道內幕者都會有一夜暴富的可能,這對于公募還是私募的基金經理來說,誘惑都是極大的”。

    張竹然進一步指出,出現這一現象(指利用內幕可一夜暴富)的最主要原因,還是中國資本市場衍生品發展嚴重滯后,管理層對于衍生品發展缺少明確的規劃和發展路徑。

    “所以,建議監管層要對這方面完善起來,要大力發展相關衍生品并使其納入規范透明化管理”,他說。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重點關注金融市場交易主體(主要包括公私募基金、社?;?、證券公司、創投公司等等),以及華南區上市公司的發展狀況。
    性饥渴的老熟女视频
  • <dd id="66mm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