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66mm4"></dd>
  • 沒有城市競爭 只有市場和企業競爭

    李華清2022-08-13 10:18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華清 至2021年,廣東省的GDP規模已經連續33年領跑全國,目前轄區內已擁有4個超萬億GDP城市。進入新時代,廣東迎來粵港澳大灣區、深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雙區”引領的新發展機遇。

    廣東經濟的活力有目共睹,然而廣東經濟的短板也不容忽視,廣東近20年來均在求解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產業轉型升級的最佳答案。

    從產業的角度及粵港澳大灣區的站位看,廣東區域經濟的發展過程能提供哪些有價值的經驗?又存在哪些需要改善的地方?近日,本報記者就此專訪了廣東省委黨校教授、廣東省首屆優秀社會科學家、原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陳鴻宇。

    陳鴻宇認為,好的產業布局必定是資源引力、科技動力、市場壓力以及管理能力的合力,四力中缺少任何一力都有可能影響當地產業布局的最終效果,而市場壓力的影響是最大的。中共中央、國務院倡導在全國建立統一的大市場,廣東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措施方向也是越來越消弭行政邊界,讓全省共建共享新產業。

    在陳鴻宇看來,城市之間不存在所謂競爭關系,他反對營造城市競爭的氛圍,也反對地方政府過多地干預統一的國內大市場。

    “市場的資源配置應該讓市場和企業來做判斷和分配。”陳鴻宇說。

    以下內容由陳鴻宇口述,本報記者采訪整理。

    四力共同作用產業布局

    在區域經濟學中,產業布局一詞,可以是名詞,指既定產業在某一空間中的狀態,自然而然長成的狀態;它也可以是動詞,指對產業做出規劃、安排。需要注意的是,忽視客觀因素、“逆天改命”式的產業布局是不可取的,科學的產業布局的前提是順應產業生長的規律。

    好的產業布局,必定是資源引力、科技動力、市場壓力和管理能力的合力。在現實中,我們隨處可見這四個“力”對于產業格局的影響:

    以前我國的鋼鐵企業集聚在東北、河北,因為那里鐵礦石和煤炭資源豐富?,F在湛江也能發展鋼鐵產業,因為湛江有深水大港,土地資源豐富,距南海航線最近,這是湛江的區位優勢,可以低成本地從澳大利亞、巴西、印尼等地進口優質鐵礦石和煤。如果想在汕頭發展大型鋼鐵企業就不容易,因為汕頭港的深水航道不如湛江港,潮汕平原土地資源匱乏??梢哉f,我國鋼鐵產業布局,很大程度上是由自然資源稟賦程度和地理區位條件決定的。

    區域之間發展差距的擴大,往往被歸咎為產業布局不合理。通過“產業轉移”來改善產業布局,也就成為政府為縮小區域差距常用的干預手段,國外國內都有不少成功范例,也有不少失敗的教訓。問題在于并不是所有的“產業轉移”都能夠改善產業布局。

    比方說,佛山曾是全廣東生產建筑陶瓷和鋁材加工最多的地方,但這兩個產業污染大,技術層次較低。十幾年前,佛山的瓷磚廠和鋁材廠大規模轉移到肇慶東部和清遠南部,直接拉動這兩個市的產業發展,連續幾年各項主要經濟指標都位居全省前列。但這種提升僅能維持數年。幾年后,瓷磚廠和鋁材廠經濟效益下降了,環保問題也凸現出來了。

    造成此種情況的背后原因是對“產業轉移”認識不全面。當我們談論“產業轉移”時,實際轉移的是一個個具體的企業、產品,一項項具體的技術,資金等要素。這些企業、產品、技術和資本運營,都是存在各自的“生命周期”的,都會有其萌發、成長、成熟、衰退的過程,我們做過跟蹤調研,處于成熟期末期和衰退期的產品、技術或投資項目,從發達地區轉移到欠發達地區去后,生存期大約5-7年。

    因此,粗糙地談論“產業轉移”是不夠的,必須細化到對具體企業、具體產品、具體技術、具體投資項目的生命周期的分析,要有“鏈思維”,討論哪個企業、產品生產該不該轉移或承接,要弄清楚其在供應鏈、資本鏈和創新鏈中的位置。這些“細化”的“生命周期”的分析恰恰是企業的強項,是政府主管部門的弱項。從這個角度講,產業轉移和產業布局的主體是企業,政府的“管理能力”主要體現在提供服務和制度保障。

    產業轉移也有供給側和需求側,承接方需要什么,轉移方能給什么或愿意給什么,雙方都要適配。以往好些“產業轉移”是通過行政指令完成的,要求從某地轉移多少家企業到另一地,而不是基于市場壓力做出的反應,“落后產能轉移給落后地區”的現象就難以避免。

    現在一些地方政府都熱衷于編制產業規劃和產業布局規劃,一個地級市動輒規劃千億、甚至萬億產業集群,準備投入數千億。這些規劃共同之處,就是回避了兩個問題——這么龐大的產業集群,市場在哪里?資金來源在哪里?如果不研究需求側,只想著增加供應、上項目,供給側大概是低效甚至是無效的。

    管理能力則既衡量政府的行政管理能力,也衡量企業的經營管理能力。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實例,從資源稟賦程度看,某項目落地在某地,不是最佳選擇,但當地政府的行政效率、營商環境,包括當地企業間的自我協調能力,彌補了區位上的短板,企業依然愿意選擇該地。相反,如果政府的行政管理能力弱,則很可能給當地企業增加經營成本。

    一個地方的產業要持續穩定發展,資源引力、科技動力、市場壓力和管理能力是缺一不可的,想要四個力全部占優勢,也是不現實的。地方政府的責任就是找短板,補缺位。

    廣東整體產業布局比較松散

    粵港澳大灣區整體產業格局是合理的,例如香港發展國際金融、國際貿易、國際航運;廣東發展科技制造、澳門發展旅游娛樂,都是順勢而為。不過粵港澳大灣區的產業格局目前也存在一些問題,一是珠江口兩岸發展不平衡,“東強西弱中空”;二是行政分割依然明顯,融合度還有待提升;三是大灣區的產業鏈和供應鏈與國際接軌,波動比較大,對國際市場的適應性還有待加強。

    廣東的產業格局目前的突出問題是,整體產業布局比較松散。廣東已經規劃建設20個戰略性產業集群,這20個產業集群分布在全省21個地級市,一個產業集群少則分布在數個地級市,多則分布在十幾個地級市。有的城市的企業分屬十幾個產業集群,相互間如何形成集聚效應?還有為數眾多的企業不屬于這20個戰略性產業集群,如何“掛上鏈”“融進圈”?這些問題還有待于在規劃推進中深入研究。

    除了珠三角之外,目前廣東省東西兩翼的沿海地帶,客觀上已經形成了一些產業集群。如汕頭,玩具業和服裝業,都是從以前的“專業鎮”發展起來的,但作為產業集群的內部機制,包括研發、籌資、會展、品牌、知識產權、環保等,都很松散。又如粵西的鋼鐵、石化等產業集群比較成型,但產業鏈相對較短,不容易延伸到當地的縣域經濟和民營經濟。

    廣東是全國區域發展差距較大的省份,也是較早提出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省份。過去20年來,廣東歷屆省委、省政府推出和實施了一系列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政策舉措。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們很難評價哪個措施最有效。區域發展差距是歷史形成的,因此,促進區域協調發展也是個循序漸進、久久為功的事業。從“提升珠三角,帶動大西北”,到解決粵東西北交通、園區和城區建設瓶頸的“三大抓手”,再到構建“一核一帶一區”的區域發展新格局,再到建設“一核(珠三角)五圈(五個都市圈)”,整體來看,廣東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基本方向是逐漸打破行政邊界的隔閡,構建資源要素暢通流轉和合理配置的渠道、網絡和平臺。

    在交通、園區等條件基本具備之后,工業化始終是欠發達地區不可逾越的發展階段。廣東省近幾年來提倡開展“產業共建”,即先進產能按照生產經營各鏈節分解配置在不同地域。如華為、比亞迪和中興通訊的總部、財務依然留在深圳,但它們的部分生產和部分研發,可以轉移到東莞、汕尾、汕頭、河源,這都是打破行政邊界的限制、共建共享產業發展的典型案例。

    世界上沒有哪一座城市是萬能的、是可以不與其他城市合作而獨立發展的。合作、集群化、一體化、融合發展是城市間關系的主流。我不認為城市之間存在競爭關系。一國內部的經濟競爭只在市場上、企業間存在。有的人會認為,多個城市都在發展同一個產業,即所謂“產業同構化”,所以它們存在競爭。

    實際上細看則不然,一是所謂“同構化”的產業分類標準是粗略的,比如廣州和佛山都發展“汽車產業”,廣州大多是制造整車,佛山則主要是生產汽車零件配件,二者非但不是競爭關系,且是緊密的合作關系。二是世界這么大,誰也無法壟斷所有市場。

    市場細分后是多需求多層次的。比方說汕頭、潮州、揭陽相隔幾十公里,紡織服裝業都是三市的支柱產業,但各自分工非常細致,汕頭主要生產針織內衣、羊毛衫,揭陽主要生產成衣、休閑服、床上用品,潮州主要生產婚紗、晚禮服、童裝等,還有專門從事面料、印染、配件生產的。確實有地方政府為了吸引某個項目的落地,采取補貼、零地價、收入返還等舉措,此種“競爭”的實質是利用行政力量扭曲市場機制,是變相的地方保護主義,也是國家明確反對的。

    關于廣東乃至粵港澳大灣區的產業布局優化,我有幾點建議,一是盯住市場,多研究國內外市場的需求變化;二是打好基礎,包括營商環境、人居環境、交通運輸能力的改善;三是發展實業;四是政府到位,擺正位置提供對口服務。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資深記者
    關注華南地區龍頭企業,重點關注制造、教育、科技、文娛行業。
    性饥渴的老熟女视频
  • <dd id="66mm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