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66mm4"></dd>
  • 城之變:產業向新驅動力

    李華清2022-08-13 09:3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華清 提起廣東,我們會想到珠三角,會想到粵港澳大灣區。提起廣東的城市,我們會想到千年商都廣州、經濟特區深圳、制造強市佛山、電子名城東莞,它們都已經是GDP“萬億之城”:在2021年度,深圳GDP已經超過3萬億元,廣州GDP也已超過2.8萬億元,佛山GDP超1.2萬億元,東莞GDP亦接近1.1萬億元。

    但在“穗深佛莞”之外,廣東省還有17個地級市:惠州、珠海、茂名、江門、中山、湛江、汕頭、肇慶、揭陽、清遠、韶關、陽江、梅州、潮州、汕尾、河源、云浮。

    在這17個地級市中,經濟體量最大的是惠州,最小的則是云浮。以2021年GDP計,惠州近5000億元,云浮則只有1100多億元。至于本專題涉及到的四個城市,茂名近3700億元,肇慶為2650億元,陽江為1500多億元,潮州則約為1250億元。

    現實地看,差距依然巨大;回望歷史,改變正在發生。城市排名中,盡管深圳、廣州、佛山、東莞依然穩居前四,但是以增速論,2022年上半年,廣東茂名市名義GDP增速9.47%,排名全省第一。這座依靠石化產業走過半個多世紀的城市,今天刻意打造的名片是綠色化工和氫能。再比如潮州,上半年GDP增速為6.06%。潮州陶瓷曾遍地開花,現在也仍是城市的“王牌產業”,不過電子工業陶瓷才是目前發展最好的陶瓷門類。

    這種變化背后是廣東省區域協調發展的新思路。2018年以來,廣東省委省政府先后出臺了《關于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新格局促進全省區域協調發展的意見》《關于加大有效投資力度加快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的意見》兩份綱領性文件以及對相關城市的支持政策。

    由此,那些“萬億GDP俱樂部”之外的城市躍遷獲得了新動力。比如陽江正在雄心勃勃地打造“國際風電城”。今年8月5日,陽江市海上風電產學研創新聯盟成立。聯盟成員名單包括三峽、華電、粵電、中節能、中廣核、金風、明陽等頭部企業。按照陽江的規劃,到2025年,其風電產業實現年產值要達到1000億元以上。

    肇慶市是粵港澳大灣區城市中面積最大的城市,目前的開發強度僅為6.5%,可釋放土地達到1700多平方公里,這為城市產業發展帶來了巨大的想象空間?,F實是,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已經成為拉動當地工業增長的新引擎。今年,寧德時代和小鵬汽車相關項目相繼投產。這是一種正向循環,城市對產業鏈的吸附能力還在增強。

    城市和產業就這樣既互動共生、相扶相依,也興衰與共、休戚一體。事實上,產業向新、產業向上已經成為這些城市躍遷的驅動力。由此,他們也將改變“最富的是廣東,最窮的也是廣東”這樣一種看似是悖論但卻客觀存在的現實。

    在城市的競合系中,市場配置資源和發揮政府作用之間,產業政策引導和企業自主選擇之間,是否有一個最優解?而當我們觀察這些正在廣東省、在粵港澳大灣區發生的變化時,這些城市之變或許也可以為全國290余個地級市提供更多的鏡鑒。

    沿海經濟帶挺進發展主戰場

    “一核一帶一區”將廣東21個地級市劃分進3個功能區,“一核”指的是珠三角地區,是引領全省發展的核心區和主引擎,包括廣州、深圳、佛山、東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門、肇慶9市;“一帶”指沿海經濟帶,是新時代全省發展的主戰場,包括珠三角地區除肇慶和佛山兩市外的7市以及廣東東翼(汕頭、汕尾、揭陽、潮州4市)、廣東西翼(湛江、茂名、陽江3市);“一區”指的是北部生態發展區,是全省重要的生態屏障,包括韶關、梅州、河源、清遠、云浮5市。

    與全國沿海地區經濟相對發達、中西部地區欠發達的不平衡發展局面不同,廣東的東西翼均是沿海城市,GDP體量卻遠遠趕不上“廣佛深莞”,而在地圖上,珠三角地區位于廣東的中南部。

    改革開放初期,汕頭和湛江也曾被寄予厚望,汕頭當時是全國四大經濟特區之一,湛江是全國14個沿海開放城市之一。

    在“一核一帶一區”的規劃下,“萬億GDP俱樂部”之外的地級市的重要性被凸顯,它們承擔起重要功能,亟需增強內生發展動力,不能等靠珠三角地區的輻射或溢出。原本欠發達的東西翼城市被提到跟珠三角7市同樣重要的地位,都是全省發展的主戰場。

    在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看來,廣東近年對海洋經濟的重視度有所加強,“廣東沒有大的鐵礦、煤礦,平原面積也不大,發展農業算不上有優勢。廣東最大的自然資源其實是海岸線。”

    廣東海域遼闊、岸線漫長、港灣優越、海島眾多,海洋資源豐富。截至2021年,廣東連續27年海洋生產總值居全國第一,廣東的海洋生產總值能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五分之一。對海洋資源的開發利用,淺層次的方式可以發展海洋旅游、港口貿易,而近年,廣東對海洋資源的開發利用更為深入,大力發展海上風電、海工裝備、海洋油氣化工。

    陽江打造國際風電城,是廣東發展海上風電、海工裝備濃墨重彩的一筆;巴斯夫、??松梨?、中海殼牌等百億美元級別重大項目落地湛江、惠州這兩個沿海城市,茂名發展綠色化工及氫能,則是廣東發展海洋油氣化工的縮影之一。

    2021年,湛江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為19.1%、工業投資增速26.8%,這兩個指標均走在全省前列,與湛江引進巴斯夫(廣東)一體化基地、中科煉化一體化等重大項目關系密切。

    胡剛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廣東的地級市中,除“廣佛深莞”外,其他城市想要躋身萬億元級別GDP,難度不小,但他相當看好惠州和珠海的前景,不光因為它們是粵港澳大灣區成員城市、珠三角城市,還因為它們的產業發展狀態。

    惠州新落地了大型石化、化工項目,目前廣東擁有茂名、湛江東海島、廣州、惠州大亞灣、揭陽大南海五大煉化一體化基地,此外,惠州原有的電子信息產業實力不容小覷,據2022年惠州市政府工作報告的數據,惠州有11家企業上榜全省電子信息制造業100強,行業總產值4591億元,居全省第三。

    珠海,正在建設橫琴自貿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聚焦集成電路及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生物醫藥與大健康等新興產業,珠海的集成電路設計產業規模位居全省第二,據2022年珠海市政府工作報告的數據,2021年珠海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增長50.1%,此外,擁有格力電器的它已將智能家電建成優勢產業。

    中山和江門,在沿海經濟帶城市中GDP體量處于中游,容易被忽略,這兩市的先進制造業發展情況良好,據2022年江門市政府工作報告的數據,江門的高技術制造業、先進制造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已提升至12.5%、41%。中山工信局2022年5月發布的“十四五”規劃則指出,中山的高技術制造業、先進制造業增加值占規上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分別達到15.8%、49.3%。廣東在“十四五”規劃中有意做強中山和江門的先進裝備制造業。

    據廣東“十四五”規劃文件的數據,“十三五”期間廣東沿海經濟帶產業支撐強化,660多個投資超10億元的產業項目密集落地廣東沿海經濟帶。而“十四五”期間,廣東有意引導人口和產業向沿海地區科學布局并協同集聚,著力拓展經濟發展腹地,推動東西兩翼地區加快形成新的增長極,與珠三角沿海地區串珠成鏈,共同打造世界級沿海經濟帶。

    城市競合與產業規劃

    過去珠三角的發展,一定程度上對粵東西北造成“虹吸效應”,而未來東西兩翼要成為廣東新的增長極,難免可能會與珠三角城市存在產業競爭。

    在本次專題采訪中,廣東省委黨校教授陳鴻宇曾旗幟鮮明地反對營造城市競爭的氛圍,也反對地方政府為了吸引某個項目的落地而拋出補貼、收入返還等“橄欖枝”,認為這是在用行政力量扭曲市場機制。

    但在胡剛看來,城市之間不可避免存在競爭,這種競爭不一定是壞事,以廣深兩個城市來做例子,深圳創新氛圍的濃郁、經濟的快速發展一定程度上給省會城市、千年商都廣州造成了一定壓力,鞭策廣州敞開懷抱擁抱新生事物;而廣州豐富的醫療資源、教育資源,也鞭策深圳加快民生保障體系的建設。胡剛認為,城市之間良好的關系是競合關系,在中國,一座城市已經可以看做是一個經濟體,城市為吸引產業而做出的選擇,可以看做是經濟行為,而不能僅看做是行政力量。

    從當地政府的招商引資工作,或許可以一窺城市之間的競爭。在本次專題采訪中,肇慶投資促進局方面向本報記者表示:“招商引資是發展經濟的源頭活水。近年來,全國各地把招商引資作為贏得新一輪競爭優勢的關鍵之舉,尤其是在大項目招商上競爭非常激烈,各個城市在創新政策、創新機制、創新環境上力度大,措施硬,各顯神通。”

    佛山金融工作局的工作人員也曾向本報記者透露過地方政府之間的你追我趕。今年5月中旬,廣東佛山發布《佛山市推進企業上市倍增計劃行動方案(2022-2026年)》,提出爭取五年內實現佛山境內外上市公司數量翻番。佛山推動企業上市倍增計劃的壓力之一是兄弟城市蘇州的上市公司數量比佛山多得多。

    Co-Found智庫秘書長張新原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兄弟城市之間形成“幫、學、比、趕、超”氛圍后,各市從自身利益出發可能會造成重復建設或資源浪費,在這種情況下,省級或更高級政府的統籌規劃就顯得很重要,有必要監督、糾正各市的發展方向。

    城市要發展,離不開產業的繁榮,新產業的萌芽,又大多從一個個產業項目落地。然而,地方政府如果想光靠土地優惠、稅收優惠來吸引產業項目,或許已然走不通。

    廣東兩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高管在跟本報記者聊起新生產基地的選址時,不約而同地將產業集聚能力作為選址的重要考量。“會重點考慮地方的產業鏈、供應鏈和生態情況。”廣東佛山一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副總裁說。而廣東深圳一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董事長則認為,各地政府對于朝陽產業的支持力度都很大,給出的政策優惠基本能達到他的預期。

    肇慶投資促進局在引進新能源汽車及汽車零部件產業項目時,也能感受到企業主較為看重四個因素,一是落戶地的產業配套,比如零部件企業,看重的是原材料以及相關配件的供應;二是落戶地與客戶群的距離,考慮運輸成本等;三是落戶地的土地空間和園區載體,是否有承載完整產業鏈的能力;最后才是配套政策以及營商環境。

    從廣東小地級市發展新產業的經驗來看,在當地產業配套未完備的情況下,先要拿下“鏈主企業”,“鏈主企業”再幫助引入上下游企業。肇慶發展新能源汽車及汽車零部件企業,先引入小鵬汽車和寧德時代;陽江發展海上風電產業,也引入了明陽智能、金風科技;茂名發展綠色化工及氫能,引入了東華能源。

    在胡剛看來,肇慶近年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得繪聲繪色,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廣東軌道交通的發展。“肇慶在粵港澳大灣區中算是比較外圍的城市,距離廣州深圳比較遠,但是軌道交通修建好后,肇慶的交通非常便利。”胡剛說。

    通過軌道交通,肇慶到廣州的時間是30分鐘,到深圳是1個小時,到香港是80分鐘,到周邊省會城市是3個小時。

    胡剛指出,廣東將城際軌道的建設運營權從省級公司下放給市級地鐵公司,讓城際軌道與地鐵對接更順暢,提升了軌道交通的便利性。例如,2021年12月,廣州地鐵集團正式承接珠三角城際軌道建設項目及廣東珠三角城際軌道交通有限公司。

    “十四五”期間,廣東的交通運輸體系會進一步完善。廣東已經規劃了“12312交通圈”,即珠三角地區內部主要城市1小時通達、珠三角地區與粵東西北地區2小時通達、與國內東南亞主要城市3小時通達、與全球主要城市12小時左右通達,“軌道上的大灣區”正在逐步實現。

    省級藍圖、基礎設施逐步就位,還需地級市自己加油上坡。近年,廣東不乏小地級市規劃了千億級別的新產業集群,有經濟學家對它們是否能如期完成目標持觀望態度,也有人肯定它們的努力。

    “政府的產業規劃是非常必要的,有效的產業規劃是需要墊腳才能完成。我們不能因為沒有100%完成目標而認為某個規劃失敗,在動態調整的情況下,能完成80%的目標,就算成功。”胡剛說。

    眼下,廣東多個小地級市的產業規劃已然揚帆起航。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資深記者
    關注華南地區龍頭企業,重點關注制造、教育、科技、文娛行業。
    性饥渴的老熟女视频
  • <dd id="66mm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