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66mm4"></dd>
  • 誰能實現無人化作戰,誰就是戰場上的王者

    崔振華2022-05-20 19:28

    【振華觀點·第7期】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與武器裝備的深度融合,現代戰爭形態正在發生全面而深刻的變化-。無人化作戰已經登上戰爭舞臺,當仁不讓地成為戰場上最耀眼的明星。

    這次烏克蘭戰爭中,俄烏雙方在戰場上都使用了無人機作戰,盡管這只是無人化作戰的一種方式,或者說只是一個雛形,但已經給對方造成了大量傷亡。根據俄烏雙方發布的戰報視頻可以看到,無人機已經成為展示己方作戰效能、震懾對方心理的最重要的手段。

    俄羅斯此次使用的無人機有“海鷹—10”、“獵戶座”、“牽牛星”等,都是自家型號。烏克蘭使用的無人機比較雜,有美國的“鳳凰幽靈”和“彈簧刀”、土耳其的“旗手TB2”和自家的“鸛鳥—100”無人機等。這些無人機在戰場的使用率不是很大,也就相當于各型武器裝備使用總量的百分之一,但作戰效能卻遠遠超出了這個比例。

    盡管如此,我們仍然感到,俄烏雙方對無人機的使用遠遠不夠,離現代無人化作戰的要求更是差得比較遠。我們用最新技術的標準衡量和判斷,這仍然是一場摻雜了無人化作戰元素、以機械化作戰為主、具有較大信息技術含量的傳統戰爭,總體沒有跳出1991年美國發動的海灣戰爭的作戰形態。當然,這一定與他們信息化、智能化技術發展水平有很大關系。

    過去有很多人講,發展武器裝備的目標就是給機械化插上信息化的翅膀,其實這話只說對了一半。比如,俄軍新先進的T—14“阿瑪塔”坦克,配備了先進的雷達、數字化系統甚至防空導彈,無疑是插上了信息化翅膀,是傳統意義上的硬核裝備,對于其它坦克號稱碾壓式的,但對于幽靈一樣的高空無人機來說,其對抗成本過高,對抗勝算幾乎為零。說白了,這個翅膀在無人作戰領域沒有什么意義,因為它屬于另外一個維度。

    這只是陸戰領域的一個小小的縮影,但也足以表明,無人化作戰技術就是一種顛覆性技術,對于傳統作戰來說就是一種降維打擊。誰掌握了無人化作戰技術,誰就掌握戰場的主動權;誰實現無人化作戰更全面更深入,誰就立于不敗之地。

    無人化作戰是以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的,可以適應任何最惡劣的戰場環境對敵精確打擊。大家對無人機都比較熟悉了,它可以在高空進行長航時偵察監視,并根據指令進行打擊,但這是在人操控的情況下完成的,還沒有實現無人智能化。無人智能化,就是無須人操控,自動完成尋敵并進行精確打擊。比如,在萬里之遙的大洋或海峽中,有外國軍艦對我國貨輪進行了攻擊,我們就可以出動遠程智能化無人機進行反擊,省時省力又管用。當然,這需要一個龐大的體系支撐。

    在陸戰領域,可以用“蜂群”無人機、“狼群”無人戰車對敵方進行攻擊,到那個時候,令人頭疼的巷戰、叢林戰、高原作戰甚至地道戰,都成了小兒科。試想,一個蜜蜂級的微型智能無人機,在大樓內自動尋找、識別、攻擊敵方狙擊手的情景。還有無人智能潛航器,是不是會讓艦艇和潛艇感到無法生存?這就是無人化作戰的威力!

    在無人作戰領域,美軍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美軍有一整套無人智能化作戰理論和戰略,很早就研制了“捕食者”、“死神”等一系列無人機并運用于實戰,2014年美軍又確立了人工智能、無人系統、微型能量系統、大數據、高能武器等重點發展方向,并投入巨資進行研發。除此之外,美軍還在海上、陸地等領域研制了一系列無人智能武器裝備。比如海上的“殺人鯨”超大型無人潛航器、“游騎兵”、“流浪者”號無人水面艦艇,智能化水平都很高,建立了很大優勢。

    俄軍也制定了無人化作戰的戰略規劃,只是限于人工智能發展整體水平,所以有些關鍵項目推進得比較慢。從俄烏戰爭可以看出,俄軍沒有拿出幾個像樣的無人化作戰手段。盡管如此,俄軍卻先于很多國家取得了一些實戰經驗,比如有敘利亞戰場上使用并驗證了“天王星—6”系統戰斗機器人。

    歐洲主要國家也早就開始了無人智能化作戰的規劃和研究,但從各方面公布的信息看,都是幾家商量來商量去,總體進展不算快,也不成體系。

    我國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比較快,在很多領域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但在軍事應用上,與美國相比還有差距。好在我們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追趕的速度比較快,但還需要在體系建設、部隊編成、資金投入等方面下很大功夫。

    這是一場跨維度、跨體系的軍事比拼,連著國運,連著人民的幸福未來,必須引起我們高度重視,以堅定的意志贏得勝利。

    性饥渴的老熟女视频
  • <dd id="66mm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