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66mm4"></dd>
  • “果斷作為、能用盡用”,窗口期的宏觀政策要更大膽些

    宋笛2022-05-19 21:01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宋笛 5月17日,上海16個區已實現社會面清零,中國經濟版圖重要的一部分要陸續運轉起來了。

    在這個關口,我們的宏觀政策不能再觀望,等待經濟的自然恢復或“擠牙膏”式的出臺,而要盡力、盡快、盡興。

    5月18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云南主持召開了座談會,參加會議的人包括12個省政府負責人,其中10個省經濟總量居全國前十。

    李克強在會議中擲地有聲,要求“果斷作為,加大宏觀政策調節”,“增強緊迫感,挖掘政策潛力”、“看得準的新舉措能用盡用,5月份能出盡出”。

    莫讓疫情影響變成經濟“長期、內生性”的困擾

    緊迫感基于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現實壓力。

    4月份的經濟、金融數據中,工業增加值、固定資產投資、消費、社融信貸等多項數據,出現了增幅收窄、由增轉降的情況。

    其中幾個點需要格外關注:一個是失業率增長,4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1%,比上月上升0.3個百分點,這已經是近年來的第二高位;第二是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放緩,一季度發力的基建投資增速放緩,房地產投資則由增轉降;第三是社會零售總額單月降幅持續擴大,3月社零總額同比下降3.5%,4月則同比下降11.1%;第四是企業中新增長期貸款和居民部門新增貸款進一步承壓,意味著投資、消費預期進一步減弱。

    上述壓力確如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司長付凌暉所言“是由于疫情沖擊帶來的短期變化,都是階段性和外在的”。

    但是階段性和外在的變化如果應對失當,是有可能轉換成長期的、內生的困擾。

    經濟是一個復雜的混沌體。我們不能機械的假設疫情結束后,工廠會自然的復工,倒閉的餐飲店會自然被新的市場主體取代,人們會自然的重新進入商場填補此前的消費空缺。

    現實情況是,由于疫情的不確定性,人們的投資、消費預期可能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中縮減。

    這很容易理解。比如你想開家火鍋店,但看到一些城市偶發疫情中餐飲行業的艱難處境,你可能就決定緩一緩;你想買輛汽車,但失業的風險比平時高了,你可能就勸勸自己,還是先買輛電動車。

    當成千上萬的經濟決策主體都抱有這種想法時,疫情對于經濟的影響可能就不僅僅是“階段性和外在的”。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與金融學教授、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在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提到了武漢疫情的影響。盛松成表示,當年武漢疫情發生時,人們普遍認為是短期的,很快會過去,但現在隨著疫情持續,不少市場主體面臨深層考驗,導致消費潛力下降,而下降的消費尤其是服務消費往往是很難彌補的。

    預期一旦形成,再扭轉需要的成本只會更高,到那個時候,“外部的、階段性”影響就會變成中國經濟“內生的、長期的”困擾。

    窗口期拖不得

    從2021年下半年,我們看到了財政、貨幣、產業各項政策的陸續釋出。

    在財政上,實行了大規模的留抵退稅,1-4月留抵退稅總額8000億元,同時提前下達新增專項債券限額,擴大專項債券使用范圍,為基建發力提供保障;在貨幣政策上,下調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25個百分點和“房貸降息”;在產業政策上,對于服務業、工業出臺了紓困及平穩運行的各項配套政策,調整了部分針對房地產市場的政策。

    這些政策對于市場主體無疑是有積極效應的,但從政策釋出節奏和力度兩方面看,還不夠,有“添油戰術”之嫌。

    上述多項政策從去年下半年起陸續釋出,從政策出臺的時間節點上,更傾向于一種“回應性”政策,即市場有了波動,政策再出臺“維持”,這種觀望的態度固然為宏觀政策留出了一些余地,但是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是急速的,以慢應快,落了后手。

    在力度上,政策的力度普遍符合或者弱于市場的預期,特別是在貨幣政策方面。而在目前的形勢下,要達到扭轉市場預期的效果,需要超出市場的預期才能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目前確實有一些限制宏觀政策力度的因素,比如中美利差、地方債務以及對“大水漫灌”的擔憂。

    但正如5月18日會議中,李克強所言,“當前物價總體平穩,我們一直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即使2020年疫情沖擊最嚴重時也沒超發貨幣,應對新挑戰仍有政策空間”,我們此前在宏觀政策上保持了長期的克制,留出的余地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從現實情況來看,寬松政策也永遠找不到一個完美的“窗口期”,只能平衡收益和成本。

    一方面,目前亞洲地區的通脹已有隱隱抬頭的趨勢,中國CPI盡管目前保持了穩定,但下半年乃至2023年無疑會面臨更大的制約因素。

    另一方面,眾多市場主體在疫情中已經苦撐了許久,如果疫情后不能快速扭轉預期,可能會出現大量退出市場的情況。而這些企業都普遍經歷過激烈的市場競爭,沉淀其中的制造、服務、管理經驗是中國經濟大浪淘沙后的寶貴資產,它們的退出是中國經濟的巨大浪費。

    因此,二季度是一個寶貴的“窗口期”,宏觀政策不能拖,越拖成本只會越高。

    市場主體“熱”起來

    要用好這個窗口期,在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上加大力度,結構性的貨幣政策很重要,要精準的讓一部分最困難的市場主體感到溫度,總量政策也很重要,要讓市場的溫度升起來。

    年初至今的財政政策保持了一定力度,政府工作報告中的大部分已經落實。在即有的政策外,應對目前的“特殊時期”拿出新的財政政策,同時要做好各類政策的配套。比如目前基建增速開始放緩,其中原因可能不僅僅是疫情影響開工這一個因素,地方財政壓力、項目管理、債務情況都有可能影響基建投資的落地。

    此外,對于收縮性政策要更加謹慎,對于既有的收縮性政策調整力度可以更大。

    在中央的宏觀政策外,地方也要發揮主觀能動性,比如目前正在恢復期的上海,在保證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盡快動起來,釋出一些真正振奮人心的政策。

    盡管從社會面清零到完全恢復常態尚有一段距離,但可以說從5月17日這天開始,上海的經濟恢復情況開始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風向標。

    上海怎么恢復?恢復到什么程度?哪些指標恢復得慢?會遇到哪些問題?這些都可以看出中國經濟基本盤受到影響的真正態勢。

    上海的恢復周期可以成為各項扶持政策的“試驗田”,比如多位經濟學家爭論的是否該給居民端進行直接補貼?該補貼采用消費券還是現金?這些事情在數學模型中討論可能辯不清楚,完全可以在上海進行不同程度的嘗試。

    改革政策也是如此。在一線大城市,戶籍、統一市場、“放管服”、財稅等方面都還有可以改、應該改的空間。上海是否可以借助此次疫情的恢復期,大膽推動一些改革政策,進一步激發城市的活力和潛力,為其他一、二線城市打好樣本?

    基于這些現實情況,各項政策不妨更激進一些,更大膽一些,要讓市場主體感受到的不僅是“不冷”,而是“有點熱”。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主任兼高級記者
    主要關注于科技類、創業類產業政策、創投領域以及交通物流領域。擅長深度報道和人物特寫。
    性饥渴的老熟女视频
  • <dd id="66mm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