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66mm4"></dd>
  • 一個頂流虛擬偶像的退圈風波

    任曉寧2022-05-18 21:5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任曉寧 5月11日,虛擬偶像珈樂最后一次出現在直播間。她坐在沙發上和粉絲聊了70分鐘,講到最多的一句話是“你們不理我。”

    珈樂這次露面,本該在5月20日。按照A-SOUL制作委員會的聲明,珈樂在5月10日進入“直播休眠”狀態,5月20日舉辦“珈樂休眠演唱會”。但因為粉絲對“休眠”不滿,原定20日舉辦的演唱會無法舉辦,珈樂在5月11日提前露面。

    “休眠的意思是,以后不會有人頂著珈樂的皮出來了。再也看不見她了。”一位去年3月看完《芒種》唱跳入坑珈樂的粉絲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他說,知道休眠消息時,一下子就驚掉了。

    之后幾天,更多關于珈樂中之人(虛擬偶像背后的真人扮演者)現實生活的爆料在A-SOUL超話和珈樂超話曝出,粉絲們開始憤怒,他們指責A-SOUL所在公司壓榨員工,中之人遭遇不公平待遇。于是臨時有了5月11日珈樂在直播間的這次聊天。

    對這場直播,粉絲們并不滿意。他們認為珈樂是照著臺本念詞,是被公司威脅了,盡管直播間里的珈樂努力講述自己這幾天的心路歷程,但沒有人認真聽,粉絲們在彈幕瘋狂刷“以上均為假”,成千上萬條“不去鳥巢了,我們回家”彈幕飄過直播間。鳥巢是A-SOUL團隊的一個梗,她們之前有一個夢想,想在鳥巢開演唱會,沒想到,演唱會還沒影兒,團隊成員就已經“休眠”了。

    5月15日,A-SOUL在微博熱搜排名第一,有3億多閱讀量。很多沒有聽過這個名字的人到處詢問,A-SOUL是啥,誰是珈樂。

    珈樂所在的A-SOUL,是一個偶像女團,團隊5個人均為虛擬偶像,她們誕生于2020年底,因為采用了實時動捕技術與全3D渲染,并有中之人的演繹,在2021年走紅,目前全網粉絲2000萬,成為“國V之光”(V即Vtuber,指使用虛擬形象在視頻網站上進行投稿活動的主播)。此前,A-SOUL一直在二次元小圈子內火爆,這一次,因為珈樂“休眠”,在大眾圈層受到關注。

    爭議爆發后,粉絲們向監管部門舉報。5月17日,杭州市濱江區人力社保局就該事件在浙江省人民政府網站做出了回復,稱該問題系珈樂經紀合同變更問題引發的,調查中未發現存在克扣工資和強迫簽訂勞動合同的情況。

    珈樂休眠了

    震驚過后,上述珈樂粉絲一直處于迷茫與憤怒狀態。他不太能接受珈樂“休眠”,從去年3月喜歡上珈樂之后,他看完了珈樂幾乎每一場直播,“工作很累的時候,看看她,很開心”,“她對我來說,是一個美好的存在。”

    作為虛擬偶像,珈樂有一種反差萌的萌感。她的虛擬人物形象是一個很颯,很成熟高冷的御姐,但經過背后中之人的演繹,直播中的她性格有點笨,很敏感,很愛哭。同時,她又有非常強的業務能力,擅長唱跳,是B站第二個破萬艦的虛擬主播,粉絲最愛引流的《紅色高跟鞋》播放量破500萬。另一段舞蹈《隔岸》,粉絲們夸她“血脈覺醒,又土又潮。”

    對于“休眠”,珈樂粉絲群非常意外。4月22日,珈樂剛剛出了單曲,播放量在B站有200萬。A-SOUL此前也沒傳出過解散傳聞,去年年末還找了許嵩和方文山創作團體單曲,怎么突然就“休眠”了?

    A-SOUL制作委員會給出的“休眠”原因是:因學業和身體原因。“休眠”公告發出后,疑似珈樂中之人的網易云音樂賬號被曝光。賬號中記錄了她練舞練到吐,左腿被動捕服劃了半條腿的口子,嗓子機體受傷,胸椎痛對跳舞影響太大,經歷了前20年都沒有的失聲、失聰各種職業病。她說,“很難受,希望忙死可以不要再想了”,“不要為了工作再把健康獻祭”。對于該賬號的內容,A-SOUL制作委員會之后的幾次回應都沒有進行辟謠。

    直播間里,珈樂是一個業務能力強,唱跳俱佳,一場直播能收入200多萬元的開朗少女?,F實中,背后的中之人卻是一個經常熬夜到凌晨,身體頻繁受傷的打工人。

    B站40萬粉絲的UP主未明子把A-SOUL中之人形容為“賽博偶像”。唱跳十多首歌,直播到凌晨,最后得了一個連快遞小哥都不如的工資。憤怒的粉絲們,承受不住現實與夢想的落差和割裂感。

    “我是真沒想到V圈的頂流,賺的錢還不如我這個打工仔。”在珈樂微博超話里,有人這樣感慨。

    5月11日,“休眠”風波爆發后,珈樂做了一場直播,和粉絲聊天,聊自己這幾天是怎樣度過的,以及現實生活中和朋友、親友對她的安慰,但粉絲們不再聽她的講述了,他們認為她現在說的是假的。

    5月14日,A-SOUL微博熱搜第一,16日至17日,話題熱度仍在持續,A-SOUL的B站官方賬號一天掉粉6萬,這次事件被視為二次元的抗爭。

    “虛擬偶像是前端數字建模構造外形,后端真人驅動注入內容,粉絲對于虛擬偶像的欣賞,本質上是對前后端形成的整體表現的欣賞。如果資本方忽視了粉絲對于幕后驅動偶像表演和發聲演員的審美依賴,簡單認為虛擬偶像就是一個IP,那這個資本方就不是合格的資本方,至少他不是一個真正了解買單者的資本方。”嘉楠科技獨董、元透社創始人杜紅超告訴記者。

    “中之人”的喜與憂

    珈樂出生于2020年12月,走紅于2021年,目前有51萬B站粉絲,36萬抖音粉絲,去年底被評為B站百大UP主。

    作為虛擬偶像,珈樂是一個女團成員。女團全名A-SOUL,5個藝人都是虛擬偶像,分別是隊長兼舞蹈擔當貝拉、吃貨嘉然、學霸乃琳、游戲玩家向晚以及主唱珈樂。A-SOUL由擅長制造偶像,并成功推出王一博、孟美岐的樂華娛樂打造,也是本土頭部藝人經紀公司推出的第一個原創虛擬偶像女團。在虛擬技術方面,由字節跳動旗下朝夕光年提供技術和運營。

    與成名更早,更為大眾熟知的虛擬偶像初音未來、洛天依不同,珈樂所在的A-SOUL,每個虛擬偶像背后都有真人,她們的一舉一動,一唱一跳,每個神情動作,都由真人扮演,再由技術捕捉,這些真人被稱為“中之人”。

    中之人被粉絲群視為A-SOUL的靈魂。“大家是為夢想支持虛擬偶像,不是為了技術和美工而支持的。”閱文集團大神作家“流浪的蛤蟆”也關注了這起事件,他這樣評價。

    上述珈樂粉絲回憶,一開始,珈樂的人設并不是現在這樣,公司初期給她定的人設是高冷范兒,并不太吸引粉絲,反而中之人表現出自己的人格特征后,這種反差萌讓珈樂受到了歡迎。他喜歡看珈樂和其他4個女孩的互動,在直播間里,5個人關系很好,有很多啼笑皆非,很有愛的故事。這些互動,只有真人才能表現出來。

    “現階段的AI技術,做出來的只能是智障偶像。有趣、幽默這種東西,現在的AI技術是做不出來的。”上述粉絲告訴記者,這是他喜歡有中之人的虛擬偶像的原因。

    但同時,虛擬偶像背后有真人,也意味著具有不確定性。5月14日,A-SOUL制作委員會公開回應說,A-SOUL制作委員會與演員某某某提前14個月完成解約。某某某即珈樂背后的中之人。

    粉絲們表示不滿后,A-SOUL企劃負責人蘇軾寫了一封信給粉絲回應。他說,立項之初,他們都不太懂中之人,只是覺得AI和互動直播大有可為,所以選擇了這個二次元項目。他們成立項目的初心,是希望做美術、技術上的探索,包括渲染技術、動捕技術、直播交互技術等。對于A-SOUL的目標,他們當時覺得做到10萬粉絲就不錯了。

    蘇軾也提到,團隊內部的確面臨著不少問題。收入要分給直播平臺、樂華娛樂,也有較多的研發和美術成本,單項目還是處于較大幅度的虧損狀態,中之人的收入暫時無法比擬當紅真人藝人,但團隊一直努力為她們提供在行業里有競爭力的收入和相關福利。

    作為虛擬偶像,A-SOUL并不是只有屏幕前的5個姑娘。除了中之人,還有臺本、技術、設備、運營、場地、美術、建模、剪輯、指導、策劃、宣發等工作人員,一開始,A-SOUL的賣點在于實時動捕技術、全3D渲染和直播技術。盡管粉絲們對公司表示不滿,他們也承認,A-SOUL的直播技術肉眼可見地吊打了國內外的虛擬主播,甚至包括始皇帝絆愛。

    根據A-SOUL制作委員會透露的信息,A-SOUL中之人的收入結構是:每個月固定收入+將近+直播總流水的10%。此前有爆料稱中之人的工資收入為11000元+1%的提成,對此A-SOUL制作委員會稱不屬實。

    上述粉絲告訴記者,在V圈業內,中之人直播收入部分,一般是分30%左右,A-SOUL只分成10%,有些少了。并且,這10%有可能是分給5個人的,這樣算下來就更少了。他認為,這些收入遠遠比不上中之人的付出,這也是粉絲群這次站起來表達不滿的原因,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背后的中之人獲得更好的收入回報。

    今年3 月 8 日,樂華娛樂向港交所遞交上市招股書。招股書顯示,與虛擬藝人有關的泛娛樂業務收入從2020年的2108萬元增加至2021年的3787萬元,同比上漲了79.6%,毛利率從56.5%增加至77.7%。增長主要歸功于樂華在2020年11月推出的虛擬女團A-SOUL。

    中國傳媒大學大數據挖掘與社會計算中心高級研究員、《虛擬數字人》作者張麗錦近期一直在關注這起風波,2天前,她在微博做了一場元宇宙主題的直播,幾百條評論中,一大半都在詢問她虛擬偶像的問題。她告訴記者,當前中之人的勞動待遇是沒有標準和慣例的,“中之人是虛擬偶像誕生之后新出現的工種,隨著虛擬人的發展,會有越來越多新工種出現,這些新工種的勞動糾紛,只能等待法律完善。”

    此次粉絲與A-SOUL制作委員會之間發生沖突,張麗錦認為,主要原因是,一些粉絲把中之人當做了虛擬偶像,“不僅愛你,還愛你的靈魂”,粉絲與中之人情感關聯緊密,一旦中之人出現變動,就會和公司產生矛盾。但是,這不是制作虛擬偶像公司的初衷。當前這種矛盾,她認為是虛擬偶像行業在初級階段必經的一個過程。

    杜紅超認為,珈樂事件的發生,對于國內虛擬偶像運營的資本方和運營方是一個警醒。“無論粉絲還是幕后演員,都傾向于把幕后演員當成虛擬偶像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資本方和運營方簡單粗暴的以品牌方和雇主的角度處理,難免引起輿情反彈。”

    珈樂休眠出現爭議后,是否會引發一些改變,更好地調整中之人與經紀公司之間的關系?記者向A-SOUL制作委員會發出采訪提綱,截至發稿沒有收到回應。

    偶像終將凋零?

    因為中之人而出現糾紛的虛擬偶像,珈樂不是第一個。

    2022 年 2 月 26 日,虛擬偶像絆愛舉辦了最后一場演唱會“Hello,World 2022”后,無限期停止活動。這個由日本公司制作,在YouTube上有300萬粉絲,被稱為“V圈始皇帝”,擔任過日本旅游宣傳大使,被認為是行業天花板的虛擬偶像,在誕生5年后也走向消亡。

    絆愛從輝煌到衰落的節點,也是中之人。2019年5月25日,絆愛所屬公司Activ8啟動“四個絆愛”企劃,在原有中之人基礎上,再找來其他三位中之人,共同扮演絆愛,引發粉絲不滿。之后,絆愛一路走下坡路,視頻質量下降,手辦出貨延期,周常直播減少。

    2021年,虛擬主播“Super Chat榜首”潤羽露西婭,也因為中之人個人問題被宣布解約。央視的虛擬偶像新科娘已經換了4個中之人,其中一個中之人因偽造學歷被辭退。

    直播間里的虛擬偶像,可以永遠天真,永遠呆萌,永遠可愛,永遠吃不胖,永遠元氣滿滿,但背后的中之人,做不到這些。

    國內虛擬偶像崛起于2021年,這一年,明星塌房,偶像失格事件頻出,虛擬偶像成為收留心碎粉絲的天堂。樂華娛樂CEO杜華在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談及成立虛擬偶像女團時說,“這樣就沒有人抱怨了,因為我們這個女團永不塌房的,永不談戀愛的,永遠愛杜媽的。”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非常骨感。珈樂的“休眠”,也給當下火熱的虛擬偶像行業潑了一盆冷水。

    “這次為什么引發這么大爭議?本質還是行業處于太早期,一切處于混亂中,包括從業者對虛擬偶像的理解,有些也是混亂的。”張麗錦在寫《虛擬數字人》時就覺得,虛擬偶像永不塌房這句話是不對的,“只要有人的因素在,就有可能塌房。只是比起真人偶像塌房,虛擬偶像塌房有被拯救的可能。”這次珈樂“休眠”后爭議的發生,也印證了她此前的判斷。

    比起真人偶像,虛擬偶像背后有技術方、運營方、版權方等各方環節,一個成功的虛擬偶像應該歸屬于誰,誰來為塌房的虛擬偶像負責,現在市場上仍不明確,仍處于界限模糊中。

    這次風波發生后,對于虛擬偶像從業者,是一個警醒。對于公司而言,既然做的是虛擬偶像經濟生意,那就需要去分析運營真人偶像遇到的問題,因為虛擬偶像也會遇到類似問題,并且他們需要意識到,虛擬偶像的問題可能會更復雜,因為不是最直接的明星與粉絲之間關系,還有中之人和技術等更多環節。

    對粉絲而言,也可以從這件事獲得成長。“為什么珈樂總在半夜直播,或許和粉絲作息時間也有關系。粉絲也可以多思考一下自己與中之人的關系,如果粉絲需要虛擬偶像24小時直播,也要允許背后有3個中之人三班倒。”張麗錦建議,虛擬偶像是一個新生事物,現在還處于初級階段,粉絲可以與虛擬偶像共同成長,可以去定義,去創造與之前飯圈文化不一樣的文化,一個更好的粉絲文化。

    “這件事對虛擬偶像市場的發展具有一定的里程碑價值。”杜紅超告訴記者,虛擬偶像市場是否能夠長期健康成長,一定是多方博弈的平衡。張麗錦覺得,現在其實還沒到特別混亂的時候,等到行業發展特別快的時候,會有更多問題浮現,這個行業也會在爆發沖突與解決問題中向前發展。

    5月9日,艾媒咨詢發布《2022年中國虛擬人行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21年,虛擬偶像的帶動整體市場規模和核心市場規模分別為1074.9億元和62.2億元,預計2022年將分別達到1866.1億元和120.8億元。這個行業仍在繼續增長中,杜紅超認為,今后也還少不了A-SOUL這一類的劇情繼續上演。虛擬偶像市場的投資者和運營方應該從A-SOUL事件吸取教訓,及早尋找適合自己的數字品牌運營模式。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資深記者
    關注并報道TMT(科技、傳媒、通信)領域重大事件,擅長行業分析、深度報道。
    聯系郵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號:tangtangxiaomo
    性饥渴的老熟女视频
  • <dd id="66mm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