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 <xmp id="mi0qu">
    <xmp id="mi0qu"><tt id="mi0qu"><tt id="mi0qu"></tt></tt>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全球市場風暴:疫情反復下的多空博弈

    歐陽曉紅2022-05-13 12:2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歐陽曉紅

    五月,市場風暴悄然而至。全球資本市場走向一度分化,其亦是疫情擾動下,多空博弈的顯性結果。

    A股連續兩天大漲,外資亦由凈流出轉為凈流入;美股則再次暴跌,尤其當通脹成為美聯儲的頭號威脅時。

    5月11日,A股再度全線上漲,兩市成交量過萬億;當地時間,美股三大指數則集體收跌。納指跌3.18%(11,364.24),標普500跌1.65%(3,935.18),道指跌1.02%(31,834.11)。蘋果公司收跌5.18%,甚至被出讓了“全球市值第一”之頭銜,由市值2.424萬億美元的沙特阿美摘取。

    當日,歐洲股市亦是普漲。英國富時、德國DAX、法國CAC分別收漲1.44%(7347.66)、2.17%(13828.64)、2.50%(6269.73)。

    不過,次日來看,亞太市場表現低迷,歐洲股市盤中震蕩調整,A股亦窄幅震蕩,滬指、深成指分別收跌0.12%、0.13%,創業板指收漲0.22%;A股成交量8215億,北向外資凈流出27億。

    而這天的離岸人民幣兌美元(CNH)貶破6.8, 日內走低700點,刷新2020年9月以來新低;在岸人民幣(CNY)6.7885,人民幣中間價報6.7292;美元指數升至104.85。

    外匯市場風暴一觸即發。5月初,當美元指數飆至103,外匯交易員們就擔心更巨大的風險還沒來,他們對今年風險資產的焦慮情緒升至近年高點。果不其然,十多天之后,全球外匯市場再度掀起巨浪;幣圈更是哀鴻遍野——虛擬貨幣市場崩了!被幣圈玩家譽為“幣圈茅臺”的LUNA幣狂瀉逾99%,其市值幾乎歸零。

    強勢美元無疑是此輪人民幣貶值的重要驅動力,包括中美通脹背離等擾動因素,但市場仍認為,人民幣“過度”貶值或貶值速度太快了。也有不同聲音稱,當下外貿形勢嚴峻,亟需人民幣雙向波動趨軟,以增強出口競爭力,適度匯率貶值將有效緩解當前的經濟下行壓力;市場無需恐慌。

    這一切的背后或指向美國持續高企的通脹,以及美聯儲日趨鷹派之態勢,全球金融狀況驟然抽緊,但這可能還不是糟糕的時候。

    CPI數據表明美聯儲在抑制通脹方面落后于曲線,5月11日盤前美國勞工統計局公布的4月份CPI較去年同比增長8.3%;那么中國來看,決策層之操作則頗具前瞻性;目前經濟似乎是滯而不脹,但輸入性通脹壓力仍大。當日,國家統計局公布的4月物價數據顯示:CPI同比上漲2.1%,預期2%,前值1.5%;PPI同比漲8%,預期7.8%,前值8.3%。

    所謂中美通脹背離是指,美國通脹開始見頂;而中國通脹溫和上升,重返2時代。

    分析師們認為,中國短期CPI 還有上行空間,中長期或迎通脹時代,正如歐美同處于四十年一遇的通脹和加息周期。

    市場普遍分析,4月CPI數據并不會對中國貨幣政策形成制約。

    5月9日,央行發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強調,密切關注物價走勢變化,支持糧食、能源生產保供,保持物價總體穩定。

    或許囿于美聯儲的前車之鑒,中國央行對于通脹的預期管理可能超出市場之想象。報告再次強調“堅持不搞‘大水漫灌’”,發揮好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落實好穩企業保就業各項金融政策措施。

    與此同時,政策層面,監管層頻頻發聲,強調金融風險可控,呵護市場信心。

    眼下,全球貨幣政策正在轉向,資產風向亦隨之“搖曳”,能否“生姿”,如何避險,則取決于投資者如何擇時、擇機,以及怎樣秉持風險中性原則。

    一如國內疫情反復,外部環境亦日趨嚴峻,多空博弈正酣。

    “顯然,美國貨幣政策轉折大幕已經開啟。”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認為,目前美國貨幣政策調整偏重治理通貨膨脹,尚未考慮加息對經濟增長的不利影響及其外溢效應。她擔心,美國貨幣政策轉向具有很強的外溢效應,可能導致部分新興經濟體出現資本外流和金融市場動蕩。

    5月12日,印度盧比兌美元開盤下跌至77.5325,刷新紀錄低點。“亞洲貨幣,有點競爭性貶值的味道。”有人士認為。

    如前文所述,當日全球外匯市場亦可謂硝煙彌漫。全球流動性退潮時,“加密貨幣”更是急劇暴跌。同樣是5月12日,領頭羊比特幣、以太坊均在狂貶。表面上,外媒報道,當日虛擬貨幣崩盤,主要責任歸咎于一種名為 Terra USD的穩定幣;但究其根本還在于流動性收縮。而這恰與2020年比特幣暴漲時的“流動性泛濫為主因”形成反襯。

    然而,全球金融狀況之收緊遠未到最嚴重的時候;情況最差之際或是在美聯儲加息到頂、減債一半之時。

    當前,即使全球市場暫時分化(誠如近兩幾日的A股、美股反差),但疫情反復、俄烏戰爭、美聯儲緊縮背景下,國際金融市場仍充滿不確定性,調整或未結束;這也是多空博弈下,宏觀形勢對微觀市場的某種映射。

    5月12日,中央財辦副主任韓文秀在“中國這十年”系列主題新聞發布會表示,我們在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方面有豐富的調控經驗,該出手時就會出手。

    中國央行對此亦早有預見。“穩字當頭”下,貨幣政策“以我為主兼顧內外平衡”。央行對主要海外央行收緊貨幣外溢影響關注上升。

    “受疫情脈沖式反彈、地緣政治沖突加劇、主要發達經濟體加快收緊貨幣政策等影響,第一季度全球經濟增長放緩,海外通脹壓力持續走高,”央行一季度貨幣政策報告指出,“能源、金屬、農產品價格明顯上漲,金融市場震蕩加劇,全球經濟復蘇前景的復雜性和不確定性加大。”

    正如4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均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測,普遍表達了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

    國際金融市場大幅波動,全球主要股指普遍下跌,主要發達經濟體加碼收緊貨幣政策,國債收益率明顯上行。一季度美、德、英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幅達60-80個基點,3月末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升至 2.3%,5月6日突破 3.1%,創2018年11月以來新高。

    從國內看,央行報告指出,突出表現為近期疫情點多、面廣、頻發,對經濟運行的沖擊影響加大。一是餐飲、零售、旅游等接觸型消費轉弱,部分領域投資仍在探底;二是一些企業出現停產減產,市場主體困難明顯增加;三是貨運物流和產業鏈供應鏈運轉出現摩擦,經濟循環暢通遇到制約。

    不過,央行亦認為,當前我國發展有諸多戰略性有利條件,經濟體量大、回旋余地廣,具有強大的韌性和活力,又有超大規模市場,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

    此時,如果說權益市場難免波瀾起伏,那么,外匯市場的波動則尤為驚心動魄。

    5月12日,全球主要股指等均處于大跌之中,A股相對企穩,創業板指甚至收漲。市場有觀點認為,A股可能會就此走出獨立行情。因為已達估值底部的A股之韌性逐漸增加(整體市盈率約12倍),外圍股市聯動作用對其影響趨弱。后續走勢仍有待觀察。

    但見,當日美元指數幾乎摸高至105,盤中觸及104.89;而CNH貶至6.8223。

    “加息節奏快與加息幅度創出近二十年的新高。”從目前情況看,鄂志寰如此分析美聯儲該輪貨幣政策大轉折的特點。前者,自2022年3月加息后,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啟動第二次加息,持續加息與市場預期相符,再次向市場明確傳遞政策逆轉信息。

    后者表明美聯儲對當前通貨膨脹形勢的評估非常嚴峻,需要下重手避免政策滯后的風險。通貨膨脹壓力仍在持續積累,尚未出現趨勢性逆轉。“鮑威爾在發布會的講話中兩次提到通脹率‘過高’,表明其十分關注通脹率上升的前景。”鄂志寰認為。

    值得一提的是,美聯儲5月加息當日,市場一度大漲。專家甚至認為,美聯儲此次的緊縮方案可謂非“鷹”非“鴿”,或許成功誘導了市場。殊料,驚濤駭浪還在后面。

    “美國核心通脹高于預期。”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師楊傲正稱,最近幾個月來,美國股市步履蹣跚,面臨沉重拋壓,主要原因是美聯儲為對抗高通脹開啟加息周期。

    美國勞工部5月1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通脹速度略有放緩,但高于普遍預期。而剔除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價格后,4月核心CPI同比上漲6.2%,仍遠高于美聯儲2%-4%的可容忍范圍,也就是說,美聯儲有極大可能需要再加快收緊貨幣政策步伐以應對通脹。

    現在,美元指數已突破104,楊傲正分析,技術上,下一關口或將是2002年10月的106.38水平。另外,富拓美元指數也在不斷創新高,該指數包含了歐元、英鎊、澳元、紐元、日元、瑞郎共6種貨幣兌美元的貨幣兌,基本面上更能反映美元在市場上的表現。

    問題在于,多重因素的影響似乎都并非暫時,而將持續影響美國通脹進一步升高。

    不過,景順亞太區(日本除外)全球市場策略師趙耀庭認為,美國4月份通脹數據好壞參半。數據的正面因素諸如:美國4月份總體通脹率從上個月的按年同比8.5%下降至8.3%。由于有利的基數效應和供應短缺的改善,核心通脹率(不包括能源和食品價格等)按年同比從6.5%下降至6.2%。大約去年此時,美國經濟首次出現大幅物價上漲,這意味著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同比的通脹率應該會受基數效應影響而下降。

    在趙耀庭看來,現今的數字表明美國經濟可以承受緊縮政策,美聯儲應該能夠在抑制通脹和實現軟著陸之間取得平衡。而隨著供應鏈問題開始改善,加上工資出現可能開始降溫的早期跡象,預計通脹壓力將在今年第二季度顯著下降,這可能會給美聯儲的緊縮政策提供更多調整空間。

    市場認為4月的數據表明美聯儲將出現更激進的緊縮政策,同時其也再次開啟了市場對加息75個基點的猜測;并驚呼:金融狀況急劇收緊并逼近2018年,美聯儲可謂鷹上加鷹。

    反觀國內,降息降準預期一邊倒。且市場共識是,溫和通脹不會掣肘中國貨幣政策。

    “最近人民幣的快速貶值也可能增加一些溫和的通脹壓力,因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和農產品進口國。”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持不同觀點。他認為,通脹上升將限制進一步降息的空間。

    當前,不只是將抑制通脹視為頭號任務的美聯儲貨幣政策在急劇轉向;多重因素擾動下,旨在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的中國央行為管理好預期,提升其操作的前瞻性、靈活性、有效性,中國貨幣政策亦有些微妙的變化。

    在中國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看來,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有四個轉變:

    其一,貸款投放從“擴大”轉為“合理”。下一階段主要政策思路中,將“引導金融機構有利擴大信貸投放”改為“引導金融機構合理投放貸款”。

    其二,結構性工具的方向更加細化。貨幣政策將強化對受疫情影響較大行業、“鄉村振興”、碳減排和煤炭清潔利用、科技創新、普惠養老的結構性支持。

    其三,降融資成本的重心轉移到存款利率上來??紤]到目前商業銀行凈息差和利潤率已呈現難以進一步壓縮的勢頭,后續貸款平均利率下行的幅度可能進一步逼近于LPR下行的幅度。因此,降低銀行負債成本,就成為拓寬貸款利率下行空間的更重要途徑。

    其四,貨幣政策面臨匯率、物價兩大掣肘。凸顯出在農產品、能源等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再上漲的情況下,“穩物價”成為排在穩增長和穩就業之后的重點目標。

    誠如,提及下一階段主要政策思路,利率匯率方面,中國央行表示,深化利率、匯率市場化改革,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并強調穩步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功能。加強預期管理,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這可能也意味著,如果人民幣匯率出現超調,央行會再度動用穩匯率政策工具。

    而交織著疫情反復、美聯儲加息外溢效應等諸多因素的多空博弈下,權益資產來看,山西證券分析,A股市場大概率進入中期反彈階段,外圍利空對市場的影響相對減弱,政策底不斷夯實,情緒底也已現,市場賺錢效應有所增強。

    外匯交易方面,風暴可能仍在醞釀,但已經見證過人民幣匯率及國際市場大幅調整的市場主體,在管理層不斷呵護、高層會議定調之后,情緒似有改善;但本質還在于其對人民幣是否有信心。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
    中文字幕人成无码人妻,日本媚薬膏中文字幕在线,国产农村女人一级一级毛片
  •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 <xmp id="mi0qu">
    <xmp id="mi0qu"><tt id="mi0qu"><tt id="mi0qu"></tt></tt>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