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 <xmp id="mi0qu">
    <xmp id="mi0qu"><tt id="mi0qu"><tt id="mi0qu"></tt></tt>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搶猴子”大戰背后:無心無力擴張的散養戶,被缺猴“扼住”咽喉的CRO

    余詩琪2022-05-12 18:13

    經觀大健康 余詩琪/文 “沒猴了,我們今年的猴子已經全部被訂走了,明年的猴子都賣出去了。”一位在廣州從業多家的靈長類實驗動物養殖場負責人向經觀大健康直言,他提到的“猴子”是當前藥物研發中的實驗動物——食蟹猴。

    隨著國內生物藥這幾年的急速發展,猴子成為緊俏貨。用一位創新藥企高管的話說,剛需且需求量大,至少要提前一年去訂,有錢都不一定能排上。

    直接的結果就是要靠此掙錢的企業只能不惜代價地去“搶猴子”,比如用量最大的臨床前CRO(醫藥外包)行業。近日,昭衍新藥以18.05億元的價格收購了兩家猴場。按照醫藥自媒體阿基米德Biotech的消息,這兩家猴場將為昭衍新藥帶來2萬只猴子,簡單用收購價去推算,一只猴子就扛了9萬元的市值,創造了新的記錄。

    單純看價格,相比于2022年2月中國采購網上公布的12.2萬元/只,并不算貴。但這是大規模收購,跟招標采購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相比于去年康龍化成兩次買猴,價格已經漲了近三倍。去年,康龍化成分別以1.1億元和2.06億元的價格通過控股和收購的方式入手了兩家猴場,這為它帶來了近1萬只猴子。

    且過去半年,整個CRO行業的股價都在下跌,昭衍新藥的股價跌了23%左右,這又憑空增加了收購的代價。但沒辦法,去年的營收增速還在40%,再不出手,猴子的缺口補不上,生意有可能都持續不下去了。

    猴子太缺了

    實際上,猴子是這幾年才開始緊俏的。上述創新藥企高管對經觀大健康表示,此前的小分子化藥時代對猴子需求并不大,更多使用的是小白鼠、兔子這些實驗動物。但進入到大分子生物藥時代,與人類基因同源度最高的猴子成為臨床前試驗的首選,尤其是眼科、神經系統的藥物基本只能用它,其他如小鼠等實驗動物的結果跟人體匹配度并不高。

    從數據上看,從2017年開始,實驗猴用量每年成萬只地增長。到2019年,國內實驗猴用量近3萬只,其中新藥臨床前試驗消耗約2.5萬只猴子,基礎研究用量約5000只。并沒有過去兩年的公開數據,但多位行業人士稱,增長速度更快了。

    與此同時,猴子的養殖規模并沒有同比擴張,供需失衡之下,缺口越來越大。擴張的難度首先體現在猴子的養殖資質和繁育要求上。沙利文分析師吳宇侖指出,實驗猴供應商需要具有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實驗動物生產許可證等資質。具備這些資質的猴場并不多,上述猴場負責人稱,同行挺少的,基本都集中在廣東、廣西、云南地區。

    在繁育要求上,食蟹猴飼養周期比小鼠這些要長得多,能用于臨床試驗的猴子年齡需要大于三歲,而且一年只有一胎,繁育速度很慢。再加上食蟹猴是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采購都需要上級部門的批準才行。

    這也使得整個行業的主要企業都不成規模,相比于小白鼠行業,已經催生出南模生物、集萃藥康等上市公司,猴子養殖甚至都很難稱得上一個行業。

    開頭提到的廣州某養殖場負責人就說,他對擴大養殖規模并沒有太大興趣,“對資金要求挺高的,養猴子本身也很復雜”。他們只想做好眼下的事,且據他了解,這也是多數猴場負責人們的態度。

    大分子創新藥在崛起,以小規模企業為主的猴子養殖戶明顯是跟不上節奏了。

    根據中國實驗靈長類養殖開發協會介紹,全國兩種主要實驗猴存欄24萬余只,照衍生物相當于買了十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如果考慮到生長周期的情況,數據會更加驚人。目前除幼猴、種猴外,實際商品猴存欄約10萬只,如果再除去被海外預訂、包銷的,年齡太小的或“更年期”猴,國內適用的存量僅有約3萬只。

    搶猴子=搶單子?

    不成比例的供需關系導致了整個供應鏈發生了巨變。

    之前猴子養殖場主要是對接CRO和藥企,也會接一些實驗室的“散單”。但現在,基本被CRO包圓了。主要的交易流程變成了,養殖場只對接CRO,藥企和實驗室都得找CRO企業去下單。上述養殖場主說,平時主動找過來的藥企,他都會建議去找相熟的CRO企業去采購,只有那里才訂的上貨。

    但隨著行業增長勢頭迅猛,這種合作關系并不牢靠,CRO企業選擇了更強綁定的關系,那就是收購。

    除了昭衍新藥和康龍化成之外,時間再往前移到2019年底,藥明康德收購了廣東春盛,獲得了2萬余只食蟹猴,當時成為國內食蟹猴飼養規模最大的企業之一。相比于藥明康德的提前布局,昭衍新藥要“被動”得多。

    更核心的是,三家頭部CRO都借此在供應鏈上游占據了相當分量的地位,幾乎算是卡住了業務的源頭。在與經觀大健康交流的多位創新藥企高管都提到,有沒有猴,是選擇CRO企業的關鍵指標之一。

    毫不夸張地講,現在藥企如果要做相關實驗,都得等CRO企業的排期,很多時候排期都超過了一年。CRO會對項目排序有所選擇,緊急的、高利潤的、周期相對較短的項目才會被優先選擇。

    在2020年的年報中,昭衍直接提到,擁有靈長類動物模型資源或技術將會給公司贏得市場主動權,甚至可以作為戰略資源進行壟斷。

    短期內看,猴子養殖場都沒有爆發式增長的跡象。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搶猴子”就等同于“搶單子”。包括昭衍新藥在內的幾家龍頭CRO公司,還會大概率地繼續去買。

    這肯定會推動猴子養殖行業的發展,但收購意味著行業越來越“封閉”,它很難出現能獨立IPO的公司。猴子養殖場將成為CRO供應鏈的一個環節,越來越無法成為一個獨立行業,這也是國內市場的現狀。

    在好標的幾乎沒有的當下,CRO企業還會“頭疼”一陣子,不過這是增長的衍生品,是“幸福的煩惱”。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觀大健康事業部 長期關注醫藥、器械、醫療服務、互聯網醫療等大健康領域,聚焦醫療行業內的商業世界,新聞線索可聯系yushiqi@eeo.com.cn
    中文字幕人成无码人妻,日本媚薬膏中文字幕在线,国产农村女人一级一级毛片
  •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 <xmp id="mi0qu">
    <xmp id="mi0qu"><tt id="mi0qu"><tt id="mi0qu"></tt></tt>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