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jrnhb"></p>

<noframes id="jrnhb"><listing id="jrnhb"></listing>

<address id="jrnhb"></address>
<dfn id="jrnhb"><menuitem id="jrnhb"><cite id="jrnhb"></cite></menuitem></dfn>
<address id="jrnhb"><listing id="jrnhb"><menuitem id="jrnh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rnhb"><form id="jrnhb"></form>

      經觀頭條 | 資產荒風起、投資邏輯生變 放貸機構“搶食”專精特新

      蔡越坤2022-05-07 10:09

      (美編:肖利亞)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蔡越坤 2022年4月份的一天,走出客戶公司的大門,帶著一些惆悵思緒,陳正接連抽了幾根香煙。他郁悶的是,這一次來見客戶,竟然無功而返了。

      陳正是西北地區一家租賃機構負責制造業類企業的高級項目經理。4月25日,這家有融資需求的企業客戶還打電話讓他第二天前去溝通貸款條件等,表達出了強烈的融資需求;而26日來到這里,這家企業突然告知他先不考慮融資租賃貸款了。

      這家企業屬于西北地區一家“專精特新”的企業,是被他寄予厚望的優質客戶。出于好奇,陳正進一步詢問企業融資負責人后才了解到,該企業在4月25日,被一家國有大行給予了利息更低的銀行貸款。

      今年以來,陳正并不是第一次經歷勢在必得的放貸項目被銀行搶單的情況。

      新一輪的“資產荒”困境正在發生。

      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多位金融從業人員了解到,2022年以來,部分銀行、信托、非標等機構出現了爭搶優質客戶放款的情況。資質差的企業無人無津,越優秀的企業,融資可選性越多。

      伴隨著疫情反復多發、俄烏戰爭、國際金融環境動蕩等多重影響,內外部風險挑戰增多,房地產市場及平臺經濟等是風險管控工作的重點。政策預期之下,金融機構們不斷地在修正與調整錨定目標資產的投資邏輯。

      一位南方銀行人士透露,近兩年房地產企業發生信用風險的情況非常多,導致銀行對優質客戶的篩選標準更高,在整個貸款需求不旺盛的情況下,他所在的銀行放款客戶主要以“一二線城市+國企”兩個指標為主。此外,一些地區的城投企業曝出風險,這類放款客戶也會被調出名單,例如,目前已經發生了逾期風險的企業,基本無法進行新增貸款,又如貴州等地區的非標頻繁出現風險的網紅地區,一般也無法進行新增貸款。而專精特新等制造企業,開始進入到金融機構放貸的法眼。

      該人士坦言,從2020年上半年開始,在央行不斷降低資金成本的政策下,銀行已經不斷地給小微企業實體經濟輸血,某種程度上說,這個市場需求也在逐漸被滿足。而近兩年疫情反復的不確定性,企業對于融資擴大生產經營等動作,往往觀望為主。

      陳正對此也感同身受:2022年以來疫情反復,部分企業因為原材料供應鏈延遲等影響,出現了延遲放款的情形。以及疊加房地產行業風險頻發以及各地出現風險的企業事件不斷增多,出于避險角度考慮,優質的信貸客戶成為“陳正”們追逐的“香餑餑”。

      追逐“安全資產”

      4月25日,一家國有大行對上述婉拒陳正的“專精特新”企業表示,可以提供貸款,利息更低,而且最快兩周就可以放款。

      相較之下,陳正所在的租賃機構,提供貸款需要進行嚴格的風控審批等,放款時間最快也需要近一個月。更讓該企業客戶暫時不考慮租賃貸款的原因是,非標貸款利息基本都在7%左右。而銀行提供的貸款利息基本在5%左右。出于融資成本角度考慮,該企業與陳正的融資合作只好暫時擱淺了。

      此前有一家做制造業類企業的上市公司客戶,因為風控問題曾被陳正所在的公司否決過,未進行放款。今年陳正再與其溝通融資需求時,企業已經不接待了,連詳細溝通貸款條件的機會都沒有。

      租賃機構過去做的部分產業客戶,現在都很難做了。銀行對租賃等非標機構的擠出效應非常明顯,以前的很多客戶今年到期后無法繼續合作,嫌棄租賃的融資成本貴。這背后的主要原因,與現在銀行都圍著優質的制造類產業客戶相關。陳正切身體會到,這一變化非常明顯。

      一方面安全資產遭到投資的追逐,另一方面,銀行等機構對于出現了風險的信貸客戶融資會更加謹慎。銀行貸款“客戶名單”的增與減背后,是金融機構們在政策預期與經濟發展動態中,對錨定目標資產的投資邏輯進行調整。

      近年來,為了防范風險,實現經濟健康穩定發展,房地產行業、平臺經濟、教育行業等監管環境發生較大變化。在房地產企業、地方城投公司等違約風險事件頻出的背景下,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放貸意愿與方向相應改變。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因為當下不少企業出現流動性風險事件,金融機構對于有潛在風險的企業擔心和回避,更優質的客戶則成為銀行、租賃機構等熱衷追逐的合作對象。例如,專精特新類客戶,目前很現實的情況是銀行在實實在在地提供支持。目前整個市場融資環境變了,從金融機構角度,因為房地產等傳統行業近兩年風險頻發,金融機構輕易也不敢給放款。相比較而言,專精特新企業是以制造業為主,相對而言企業生產經營、利潤等比較穩定。

      記者從北方地區一位銀行信貸人士獲悉,目前該行存在一份“2022年房地產開發經營類企業引導名單”,將房地產企業主要劃分為A、B、C三擋。其中A檔企業主要以國有房企為主,而民營企業數量非常少。A檔企業也是該銀行重點去營銷的客戶。其次為B檔企業,為限制營銷類的企業,B檔企業客戶包括碧桂園等個別民企,其他也多為國有房企。C類房企多是已經出現風險的房企客戶,基本不能進行貸款融資。

      對于這份名單的劃分背景,該人士坦言,因為銀行有追責制,信貸出現后相關負責人會承擔一定的責任,而且也會加大銀行的壞賬。因此,銀行會盡可能滿足優質客戶的信貸需求,而對于出現風險的企業客戶,在放款時會更加謹慎。

      此外,從數據看,房地產開發資金中,源自國內貸款的部分,同比增速持續走低。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一季度房企國內貸款下降23.5%,顯示銀行、信托等對房地產投放的積極性下降。

      錢便宜了

      為什么今年的業務這么難做?

      就陳正的感受而言,其所面臨的業務開展壓力,源自于錢便宜了。

      4月25日,央行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25個百分點(不含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金融機構),共計釋放長期資金約5300億元。本次下調后,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1%。這是2022年的首次全面降準,也是自2020年疫情以來的第6次降準,包括4次全面降準及2次定向降準。

      陳正發現,此次降準后,銀行對于中小微企業扶持力度加大。尤其是對于優質的制造類產業客戶而言,企業貸款利率出現了明顯的下調。相比較銀行的借款而言,非標貸款的業務開展壓力就更大了。

      經濟觀察報記者向多家銀行調查了解到,目前,銀行貸款利息確實有所下調。4月26日,建設銀行一位信貸經理向記者表示,每次央行降準后,各家銀行也都跟著調存貸的基準利率,現在監管鼓勵銀行向實體經濟合理讓利,也就是說把貸款的利率做得更低。目前抵押貸,即以法人或股東房產做抵押,一年期的利率是3.85%,三年期的利率是4.35%;如果是信用貸款,符合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信用貸額度可以到500萬元。

      興業銀行一位信貸經理向記者表示,去年基準貸款利率是年化3.85%,今年的基準利率是年化3.7%。實際貸款利率在此程度進行適當上浮,去年企業實際的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在年化4.1%左右。今年已經下降至1年期3.95%左右。具體實際利率根據企業的納稅額,流水,企業征信等進行判斷。

      從數據來看,東方金誠研報指出,受2021年12月和2022年1月1年期LPR報價連續下調帶動,企業貸款利率進入一個較快下行過程。2022年一季度,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降至4.4%左右,較2021年下降了0.21個百分點,而3月新發放的企業貸款利率進一步降為4.37%,續創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的新低。此外,央行披露,3月以來已經有一百多個城市自主下調了房貸利率,平均幅度在20個到60個基點不等。

      陳正坦言,從企業角度而言,優質的企業融資成本在逐漸下降,這對于支持實體企業經營發展而言是有利的。

      央行降準的背景下,一方面,企業的貸款成本在同步下降,另一方面,投資市場的波動,讓一部分錢涌入銀行;降準后,存款利息、以及國債收益率等逐漸走低,銀行的存款類、理財類產品的收益率也在走低。

      記者發現,當下銀行理財收益率普遍下滑至在3.5%以下,“寶寶類”理財收益率基本破“2”。4月11日開始,截至5月5日,2年期、5年期、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仍然處于倒掛的狀態。4月下旬以來,多家銀行大額存單產品利率相繼下調。記者了解到,4月27日,部分國有銀行三年期大額存單利率下調0.1%至3.25%,股份制銀行最低三年期利率下降至2.9%。

      利息走低,使居民與機構投資者追逐安全資產的情緒加劇。

      從普通百姓投資的角度來看,表現比較明顯的是銀行的大額存單開始受到普通百姓理財的追逐。

      一位國有大行的客戶經理表示,近日大額存單受追捧,主要是因為市場預期存款利率下行,理財產品吸引力整體不足,資本市場波動加劇等,引發部分投資者目標轉向大額存單產品。

      上述建設銀行一位信貸經理介紹,目前定期存款的價格是一年期2.0%,兩年期2.5%,三年期3.15%。而相比較2019年時,3年期的大額存單利息高達4.125%。2021年3年期大額存單的利息也基本在3.35%。

      5月5日,記者打開建行APP發現,最高年利率為3.25%的大額存單,最低起存金額為20萬元,僅有1年期的可供投資者選擇,3年期的產品處于售罄的狀態。

      記者通過國有大行APP了解到,目前工商銀行20萬元起存一年期、二年期和三年期大額存單利率分別為2.1%、2.6%和3.25%;招商銀行目前20萬起存一年期、二年期和三年期大額存單利率分別為2.2%、2.8%和2.9%。

      上述信貸經理補充表示,2022年4月份降準后,銀行的存款利息也出現了下調。大額存單開始受到客戶爭相購買,尤其3年期的大額存貸目前比較搶手,需要每天早晨打開手機銀行進行搶購。

      今年以來,西安的李先生投資股票、基金都虧了不少,現在這個行情投不敢再投資二級市場了。往年都看不上大額存單這么低的利息,但是今年,他已經買了50萬的3年期產品,收益率3.25%。

      投資機構也面臨著利息走低后優質資產缺乏的情況。

      華東一位保險資管人士向記者表示,當下行情下,即使利率低一些,也越來越呈現出機構投資者去搶配優質資產的情況。例如,近日他參與的一筆AAA的債券認購,發行人是做交通建設行業,發債利率低至3%,相比較2020年而言,目前的利息又下降了至少50BP,但是不少同業爭先去購買。“目前的情況是,區域好的地區國企城投票面利息降低了很多。但是盡管利息低一點,大家還會搶著去配。而且在投資前需要與承銷商對接預約,否則肯定搶不到額度。”該人士補充表示。

      他坦言,保險資管的投資屬性是配債時還是偏謹慎為主,擔心發行人信用問題,因此更加重視信用資質好壞,盡量去配置安全系數高的AAA債券。AA及以下的債券目前基本不會去配,信用等級較低的債不會去配。主要以國有企業和城投發行人為主。在投資篩選時主要以經濟發達地區為主,內蒙、貴州等地配置標的非常少。

      企業信貸需求趨弱

      錢便宜了,企業貸款熱絡起來了嗎?為何資產荒還在風起?“到底要不要繼續接訂單?”這成為3月份以來,華北地區一家生產加工類企業面臨的尷尬問題。

      5月5日,北方一位券商債券承銷負責人向記者坦言,在幫助該企業進行股改融資時了解,因為受疫情影響,物流配送問題導致產品大量積壓在工廠里,原計劃2022年上半年進行融資可以擴大再生產,上半年的情況使得該企業對融資計劃進行了延后。

      經濟觀察報調查發現,造成在銀行等機構搶客戶的背后,企業信貸需求減弱加劇了此輪“資產荒”的局面。

      上述北方一位券商債券承銷負責人坦言,上述不敢接單的企業主要顧慮在于,3月份以來,受各地疫情管控影響,物流卻遲遲發不出去。

      企業一旦接單,一般來說,客戶會預付30%的首付款,客戶下單后,工廠全部組裝生產完畢后進行物流配送。但是受疫情影響,企業無法及時進行物流配送,進而導致產品大量積壓在工廠當中?,F在車間里東西都擠壓太多需要另尋廠房進行存放。產品沒辦法及時進行物流配送,剩余70%的貨款也拿不到。而如果不接單,工廠里幾百號工人面臨失業的局面。

      此外,這家企業今年上半年想盡快融資,主要想擴大再生產。但是最近,企業的目標主要想正常安穩的經營“活下去”。2022年上半年再融資的計劃暫緩了。

      該企業上半年生產的產品無法及時進行物流配送,導致擴大再生產的風險也會加大,進而再融資的風險也加大了,因為融資之后企業要付相應的資金成本。與其這樣,還不如晚幾個月在進行融資。

      不僅如此,陳正向記者表示,2022年以來受疫情反復影響,部分企業也因為原材料供應鏈延遲等影響,出現了延遲放款的情形。例如,他2021年底以來接觸的西安的一位客戶,2021年底以來,受疫情影響,企業生產經營出現減產,原先的融資計劃也出現了暫時延遲的情況。2022年春節后,原計劃盡快融資放款,但企業也因為供應鏈等影響,直至4月份才完成放款。

      從數據來看,2022年4月1日,央行披露一季度金融統計數據報告數據顯示,3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同比增11.4%,增速環比持平,比上年同期低1.2個百分點。3月新增人民幣貸款3.13萬億,同比多增4000億,主要是企業貸款,特別是企業短貸、票據融資同比多增。

      對此,國信證券發文表示,3月以來疫情擾動對經濟帶來較大沖擊,3月中下旬金融機構加大了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3月信貸投放處在高位。4月份應對疫情的支持政策仍在延續,但力度有所下降,并且疫情給實體經濟帶來較大沖擊,信貸需求弱化。2022年穩增長是主基調,但年初以來的金融數據仍反映了實體融資需求偏弱。預計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穩增長政策將繼續加碼。

      對于此輪“資產荒”背后動因,中航信托宏觀策略總監吳照銀向記者表示,近期國有大行普遍將存款利率下調0.1%,是近期資金面寬松的主要原因,也直接帶動了大額存單利率下行。同時受疫情影響,經濟活動較弱,實體經濟對資金的需求在下降,這樣需求端下降也會導致資金面寬松。等到疫情有效控制,經濟活力上升,資金需求自然會上升,資金面寬松狀況也會相應發生變化。

      新一輪“資產荒”

      回顧兩年前,2020年5月2日,經濟觀察報刊發《低利率時代“資產荒”困境何解》。“資產荒”,即過剩的資金追逐相對稀缺的資產,負債端成本降幅不及資產收益率降幅,導致資金資產價格邊際失衡的市場情景。

      經過記者多方了解,此輪“資產荒”困境更為獨特——資金充裕了,但企業需求卻弱了。這是2022年以來銀行等機構搶奪優質客戶背后深層次原因,也是形成此輪“資產荒”獨特之處的因素之一。

      吳照銀稱,因為實體經濟疲軟,導致部分企業沒有資金需求,導致金融機構的資金過剩,資金匹配不到資產,進而出現“資產荒”的局面。

      陳正表示,在此背景下,越優質的客戶,銀行、非標機構都會爭相去放款。因為銀行貸款利息走低,因此對于這類客戶的擠壓效應非常明顯。因為對比之下,原先的客戶認為非標融資成本比銀行高了不少。

      吳照銀認為,以往的資產荒大多是貨幣供應過剩,過量的貨幣難以匹配足夠的資產形成資產荒。而這次的資產荒不是貨幣供給端或者說不完全是貨幣政策造成的,部分原因是有效資金需求不足造成的資產荒。同時由于經濟整體較弱,交易員難以找到優質資產,也會造成資金欠配,形成“資產荒”。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也表示,近期資金面偏松,背后是貨幣政策實施力度加大,央行通過降準、公開市場操作等方式,引導市場流動性進入到較為充裕的狀態。另外,這也是寬信用與寬貨幣之間“蹺蹺板”現象的一種體現,即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房企信用風險持續暴露背景下,銀行普遍存在一定程度的避險惜貸心理,寬信用成色不足,進而造成部分資金淤積在銀行間市場,寬貨幣效應明顯。

      王青表示,今年“資產荒”有兩個直接原因:首先是近期房企信用風險持續暴露,機構投資者被迫減少相關標的配置;其次是當前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繼續實施高壓監管,一季度城投債發行量與凈融資雙雙同比下滑。由此,本輪“資產荒”主要源于配置標的不足,而非資金來源過度充裕。確實,近期銀行正在下調各類存款利率,但存款搬家效應尚不明顯,相關資金配置需求增加并非本輪“資產荒”的主要原因。

      局面何時扭轉

      此輪“資產荒”將何時扭轉,成為所有投資機構重點關注的問題。

      目前,上述北方券商債券承銷負責人的手里積壓了幾個IPO項目,因疫情原因無法進場盡調,導致企業IPO進程拖延。

      在他看來,如果疫情影響緩和,企業經濟活動逐漸恢復正常,企業正常的融資需求也會加大。

      從宏觀角度,5月份資產荒會持續嗎?招商證券研報表示,資金面會不會反轉?當前的環境兼有2020年4月和2021年5月的特點,兩個時間點接下來都面臨著資金反轉的壓力,這給中高等級信用債杠桿策略提出了不小挑戰??墒?,今時不同往日,房企債風險及疫情都是制約,資金有望維持平穩;若要觸發收緊,情況或與去年6月上旬類似,難以造就變盤。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副總裁、高級分析師萬穎表示,國內針對疫情的封控措施再度影響企業運營,這將繼續對經濟信心和活動造成壓力,并增加銀行的資產風險。但是,穆迪對中國銀行體系的展望為穩定,原因是中國政府可使用多項政策工具有效支持經濟活動和信貸需求,從而有助于信貸穩定增長并控制銀行業資產風險壓力。例如,4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后,央行和各金融監管機構于5月4日宣布將制定具體措施拓寬企業融資渠道并支持經濟增長。

      5月4日,央行發文指出,要加快推動已經確定的各項政策措施精準落地,用好各類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金融機構更好滿足實體經濟融資需求。優化金融服務,支持釋放消費潛力,促進消費持續恢復。推動小微企業融資量增、面擴、價降,支持外貿、服務業、民航等困難行業紓困,加大對科技創新、專精特新企業金融支持力度。努力提升供應鏈金融發展水平,支持糧食、能源生產保供,保障物流暢通和促進產業鏈供應鏈穩定。要抓緊謀劃增量政策工具,支持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為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營造良好貨幣金融環境。

      對于未來資金面寬松持續時間,王青認為,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尚未得到根本性緩解,后續政策面還會進一步加力,其中二季度降息、降準都有空間,資金面偏松格局有望延伸至年中前后。下半年在疫情受控、地產回暖預期下,經濟增長動能有望再度轉強,屆時政策收緊有可能帶動市場利率趨勢性回升,也就是說,資金面走勢有可能重復2020年下半年的收緊過程。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陳正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資深記者
      主要關注債券、信托、銀行等領域的市場報道。
      中文字幕人成无码人妻,日本媚薬膏中文字幕在线,国产农村女人一级一级毛片
      <p id="jrnhb"></p>

      <noframes id="jrnhb"><listing id="jrnhb"></listing>

      <address id="jrnhb"></address>
      <dfn id="jrnhb"><menuitem id="jrnhb"><cite id="jrnhb"></cite></menuitem></dfn>
      <address id="jrnhb"><listing id="jrnhb"><menuitem id="jrnh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rnhb"><form id="jrnhb"></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