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jrnhb"></p>

<noframes id="jrnhb"><listing id="jrnhb"></listing>

<address id="jrnhb"></address>
<dfn id="jrnhb"><menuitem id="jrnhb"><cite id="jrnhb"></cite></menuitem></dfn>
<address id="jrnhb"><listing id="jrnhb"><menuitem id="jrnh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rnhb"><form id="jrnhb"></form>

      疫情下的銀發上海

      黃一帆2022-05-06 16:37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黃一帆 最近張旭軍經常半夜被餓醒。當他起身到餐桌上倒了一杯溫水喝下肚后,饑餓感便會暫時消失。但當他躺回床上后,沒過多久,餓意就再次襲來。一個想法在他腦中不停的翻騰。“家里的東西快吃完了,疫情什么時候能結束。”

      5月1日,上海浦西已經封控了31天,而70多歲的張旭軍卻至今沒有完成過一次團購。由于綁定銀行卡等操作太過繁瑣,張旭軍已經花了幾天時間研究兩年前女兒給買的智能機,但因為實在找不到微信錢包的位置最終放棄了。

      從4月中旬開始,他和老伴每天只能在家喝白粥度日,雖然家中已經什么都沒有了。但老兩口卻給女兒一直報平安,直到收到派發物資時,才會透露實情。那時的張旭軍每餐的吃食就會好一些,老伴會用胡蘿卜蘸一點醋當作佐菜。

      張旭軍所住的寶山四村,是上海寶山區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破小。小區內的建筑大多都是沒有電梯的老式板樓,建筑的外體是黃色的外墻,其中夾雜著老式的藍色鋁合金窗戶。若是天晴,便能看到居民把家里要晾曬的衣服用一根竹竿穿到底,把桿子費力的放在窗臺延伸在外的龍門架上。

      很多居住于此的人,已經伴隨著這個小區走過了27年歲月,小區開發商為國企寶鋼集團有限公司。

      而這一帶從寶林一到九村,附近寶鋼一村到十村,寶山一村到八村,成片加起來有二十多個老小區。正如上海任何一個老破小一樣,若是放在平時,在小區里穿行而過,便能發現小區里看到的幾乎全是銀發老人。

      寶林四村居民程芳告訴記者,像張旭軍這樣的老人,在寶林四村很有多。他們多數不會在網上團購和搶菜。他們盡力維持體面,沒有生命危險,不會輕易向外界求助,甚至不會向自己的子女坦誠自己的處境,盡量降低自己的要求。

      最新的人口數據顯示,上海,是一個老齡化程度很高的特大型城市,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超過581萬人,占全部常住人口的23.4%。而若按照上海戶籍來計算,這一比例高達36.1%。

      這意味著,三個上海戶籍人口中,就有一個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而這些老人,成為了上海這座城市在接受疫情襲擾下最脆弱和敏感的角落。

      封控中“失聲”的老人

      張丹記不清小區是哪一天開始“爆”了陽性。

      4月1日,按照市里要求,新順小區需要進行全員核酸。在小區的小花園里,小區居委會的社工組織著37棟居民下來檢測。當天大喇叭反復響著,場面相對有序。而在此之前的三月,小區檢測是全員出動,場面混亂,人與人之間距離擁擠,幾乎要互相挨上。

      “在這之前,我們都以為自己進了決賽圈,從來沒有聽說過附近有陽的病例,小區也從來沒有被封控過。而在‘大統考’之后,一直有零星的陽性傳說。”張丹告訴記者,直到4月24日,幾張居委統計小區新冠情況的材料截圖在小區群里被發出,“我們才知道,37棟樓里,只有7棟沒有陽性患者,基本上全軍覆沒。”

      根據張丹所提供的文件截圖,截至4月23日,新順小區陽性病例共175例,未轉運總人數為29人。突然出現的數字,這使得小區的氣氛變得緊張了起來。

      張丹所在的新順小區與寶林四村一樣,也是上海標準的老公房。小區有諸多高齡老人,包括張丹樓棟內最早曝出陽性的新冠患者以及她所知被轉運患者中的大多數,均是年紀較大的人群。

      在她的認知里,在這場疫情中,最脆弱的就是老人。不僅是老人更為易感,他們自身的處境本身也因疫情而顯得愈加艱難。

      “因為老人們都不太上網,而我們溝通的方式主要依靠微信,所以真正的老人們是失聲的。我們并不能知道他們究竟遭遇了什么。幾天前,居委告訴我們樓下一位90多歲的獨居老人已經過世了,但我們也沒有了解到更多。”

      小區老齡化嚴重,為老人配藥、送飯、聯系核酸與運轉等工作占據了居委很大的人力。由于大多數志愿者均因樓棟有陽性感染者而被封控在家,因此,目前新順小區的絕大多數工作落在了四位年輕的女社工肩上。

      “我們覺得人不夠。”張丹說。“居委會4人團隊帶領少數幾位志愿者完全無法負荷工作量,無法支持封控樓物資配送到戶、封控樓上門核酸,垃圾處理等問題。”比如,就有居民反映,小區的垃圾桶旁隨意的堆放著垃圾,直到腐爛也無人管理。而截至4月29日,記者聯系張丹時,她告訴記者,小區已有居民從方艙返回家中,此前因年齡等因素尚未被轉運的患者業已被轉運。

      在疫情之下,上海老齡化嚴重的社區備受挑戰,基層社區普遍存在人手短缺狀況。不僅承擔主要工作的居委會人員缺乏,外加上低至幾毛錢的物業費,使得物業管理人員老齡化同樣突出。

      一位曾居住在浦東濰坊七村的居民告訴記者,小區的安保人員,垃圾分類站的清潔工、小區調解員、辦事員均是老人,社區服務日常所見的居委會人員也已老年人居多,還經常一人身兼數職。

      根據克爾瑞物管統計,上海物業市場存在著大量的老舊小區、低物業費項目。在上海,房齡高的老小區、低物業費的小區占比37.8%。

      相比社區居委會,靜安之星養老院的沈念工作清閑不了多少。25日記者撥通養老院的聯系電話,他第一句問的就是物資。“是不是要捐防疫物資,個人還是單位?”

      直到25日,該養老院100多位老人,累計有19個陽性,目前均已轉運至方艙。

      沈念告訴記者,之前有4位陽性患病老人隔了一段時間才接走,由于長期臥床,普通的方艙無法對其看護,但目前這4位老人也已轉運至別處。

      記者了解到,目前養老院有十幾位護工,平均每個護工照顧六七位老人。目前該養老院最缺的就是防護服。“現在吃的質量現在肯定跟不上去,但是可以維持著,但是防護物資存在缺口,因為每天要進行無數遍消殺。再加上有的老人需要經常搬動,比方發現了一個陽性,同屋的三四個老人都得轉移,很消耗人力物力。”

      4 月 15 日,上海市副市長彭沉雷在發布會上說,要對上海全市所有養老機構開展全員核酸檢測。其中,工作人員每兩天一次,老年人每周兩次,有部分機構補充開展了抗原檢測。同時強環境消殺、加強疫苗接種和中醫藥預防。在征得老年人和家屬同意的前提下,做到“能種盡種”。對養老機構工作人員要求“應種盡種”。

      除去社區,守護老人的重擔落在了養老院的肩上。一位養老院院長坦言目前所遇的壓力,三年來,他們長期被封控在養老院里照護老人,很多人錯過了陪伴家人,錯過了孩子們的成長。“此輪疫情開始到現在,為了維系養老院的正常運轉,我每天都在找藥、找消毒液、找防護服、找紙尿褲......有些機構,年輕人在疫情之初就辭職了,導致沒人會熟練的整理電子版的物資需求表,上傳到政府平臺;年紀大的院長不會操作電腦,只能打電話求物資。”

      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結果,有8.5萬老年人目前居住在上海840多家養老機構中。

      在記者撥打的多家養老院電話中,缺乏部分物資的情況并不鮮見。他們有的急需紙尿褲,有的想改善老人的伙食需要新鮮的蔬菜。也有一位養老院人士告訴記者,當前缺乏物資的情況已經有所緩解,民政局每天會將物資運放至固定的地點,在靜待消毒后,便可拿取。

      高密度的上海銀發

      若是在平時,在浦西隨意挑一條市區內的小馬路站一站,便能發現推著自行車的、拎著塑料袋在湯包店門口排隊的,大多都是銀發老人。

      一位上海普陀區銀行網點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每月10號,包括往后幾天時間里,網點里會出現大批辦理養老金存取的老人。“其實用手機存取劃轉一下很方便,但是老人們就喜歡來銀行線下網點辦理。”

      在疫情嚴重的當下,上海正在承受老齡化衍生問題所帶來的巨大壓力。

      按照國際標準,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占總人口比例超過7%時,則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進入老齡化;占比14%即進入深度老齡化;占比達20%為超級老齡化。

      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公布的結果,上海已經是名副其實的“老人之城”。

      2021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公布,上海全市常住人口共24870895人,其中外省市來滬常住人口為10479652人,占比42.1%。

      上海60歲及以上的人口為581.55萬人,占全部常住人口的23.4%,比2010年提高8.3個百分點,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為404.9萬人,占16.3%。

      若以上海戶籍計算,60歲及以上的老齡化顯得更為嚴重。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市60歲及以上的戶籍老年人口達533.49萬人,占其戶籍總人口的36.1%。

      這意味著,在上海生活的人當中五個中有一個是老人,三個上海戶籍人中有一個是老人。

      而大概率的是,這一數字在未來還將繼續上升。2020年,上海市政協在一個養老工作會議上表態,到2030年,上海戶籍老人占比將達到40%。到2040至2050年,這一比例將達44.5%。

      上海老齡化程度之深的另一方面,體現在百歲老人的增長曲線上。

      根據官方統計,自1953年起,上海百歲老人數量:從1人到1000人,用時58年;從1000人到2000人,用時6年;從2000人到3000人,用時僅3年。根據上海市民政局發布2021年上海百歲壽星榜。截至2021年9月30日,上海有4對百歲夫妻,3418位百歲老人。

      上海老齡化程度為何加深?上海市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導小組副組長、上海市統計局局長朱民在答記者問時表示,目前上海人口老齡化程度高和上海城市人口發展的歷史變化密切相關。上世紀50年代是上海人口出生的高峰期,1951~1960年上海累計出生人口為272萬人,峰值出現在1954年,這一階段上海出生人口總量大,而且比較集中,是造成現階段上海人口老齡化程度高于全國水平的最主要原因。

      如此龐大的老人基數,讓上海的基層社區工作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根據2022年上海市公布的最新行政區劃,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上海市16個區共有107個街道、106個鎮、2個鄉,共有4628個居委和1556個村委。

      這兩百余街道、鎮、鄉和共計6184個居委、村委構成了上海本輪疫情中,沖在一線的基層防線。而上海目前上海市全市人口近兩成的581.55萬老人年,分布在這上述的防線當中。

      這意味著,上海的街道、鎮、鄉一級單位將要管理2.7萬的60歲以上老人,每個居委和村委平均將管理940位老人。

      方國正是浦東金浦小區的志愿者。由于承擔了諸多組織工作,居民將其稱作志愿者的大隊長。“疫情讓上海座城市關于老齡化的問題暴露得更加明顯。”方國正告訴記者,當然在這次疫情中,也涌現出一批與時俱進的老人,智能手機-網絡采購等都會使用,他們也是盡力在為老鄰居、老伙伴們解決問題。

      但對于大部分老人來說,對于智能手機的使用幾乎停留在打電話-微信這些功能。還有一些沒有智能手機,只有固定電話。因此無法在當下環境中及時獲取有效信息,跟團采購和網絡平臺采購更加不可能實現。方國正表示,“另外,老人大部分都有一些基礎病癥,疫情期間配藥難,看病難是超出想象的。藥品的緊缺對于老人來說不但是身體上的傷害,心里上的恐慌更是一種折磨。”

      為了解決老人在疫情期間可能遇到的生活難題,金浦小區的各樓棟組織了專職樓棟負責人為本樓棟居民提供供需采買-特需事宜等事項的點對點服務。

      而在藥品方面,志愿者隊伍多次組織人員前往高風險區的三甲醫院給老人配藥,地段醫院一直在協調配藥中,另外勸導老人們在當下特殊時期也使用自費的方式由志愿者或樓棟負責人通過網絡平臺購買藥品解決當下的緊急藥品需求。

      在金浦小區的志愿者隊伍中,也有相當一部分是60-70歲的老人。他們各司其職,積極參與。“他們有的為小區嚴守大門核查快遞小哥核酸健康證明,有的為用自家的三輪摩托車為大家轉運物資,有用音樂或書法作品為大家加油鼓勁的,甚至還有為大家制作正能量宣傳小視頻的。”

      解決“銀發”壓力

      根據一位某小區居委介紹,在疫情前,上海就有意識地做一些養老的工作,包括在社區建立老年人活動中心、老齡食堂,在生活上則對老年人更加關心。

      據了解,上海靜安區彭浦新村街道是一個典型的老齡化社區,截至2021年3月底,老齡化程度高達42.1%。在對近4萬份社區需求問卷結果進行分析后,彭浦新村街道決定立足解決老年人助餐需求,積極推進以社區食堂為主要形式的為老助餐點建設。

      經過六年努力,彭浦新村街道建成了五家社區食堂,基本實現社區全覆蓋。根據介紹,其單店日平均供餐能力(含早中晚三餐)可達到600客以上,日均實際就餐量保持在2500客以上。五家社區食堂平均設有餐桌15張,餐座60個,目前均提供早、中、晚三餐服務。彭三、聞喜、共康等三家社區食堂提供下午面食點心供應,第一綜合為老服務中心社區食堂提供為老送餐上門服務。

      在讓老人吃好的同時,社區食堂還引入適老化理念,配備適老化餐具、防滑墊、輪椅等用具,方便有需求的老年人取用。

      閔行則通過“助餐點+社區長者食堂+中央廚房”布局,構建完善家門口的老年助餐網絡。截至目前,已建成147個老年助餐服務場所,其中包括29家社區長者食堂,5家中央配送中心(中央廚房),日供餐能力達23000客,達到65周歲以上戶籍老年人口的8%。

      而在今年的兩會中,上海市政協委員、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巡視員吳乾渝在《關于進一步加強市級醫療機構老年友善建設的建議》中提出,上海年診療人次超過8610萬,其中相當一部分為老年患者,在積極創建國際老年友好城市的過程中,首先應幫助老年人在互聯網時代跨越數字鴻溝,方便就醫。

      具體做法上,吳乾渝建議,一是要營造老年友善環境,各大醫療機構,在不斷創新發展智能化服務的同時,應堅持傳統服務兜底;二是要提供多渠道掛號服務,堅持在互聯網掛號的同時,亦采用適當的電話預約、現場預約等多種方式,暢通老年人預約掛號渠道;三是發揮家庭醫生的作用,留出足量的號源優先保證家庭醫生為老人預約、掛號、轉診。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七普數據,截至2020年末,在533.49萬上海戶籍老年人口中,80歲及以上高齡者82.53萬人。“純老家庭”老年人數157.79萬人,其中80歲及以上“純老家庭”35.39萬人;獨居老年人數30.52萬人,其中孤老2.26萬人;8.5萬老年人目前居住在上海840多家養老機構中。

      大部分滬籍老年人仍選擇居家養老。在家庭照護專業培訓方面,近年來,上海已有不少積極的探索。例如,從2017年起,市民政局啟動了“老吾老計劃”,依托社區養老服務設施和機構,以實訓式的“集中教學”“照護實訓”“入戶指導”等方式,賦能失能老年人照料者,為家庭照護提供支持性服務,緩解居家照護的服務壓力。

      “另一方面,居家養老不僅僅是家庭照護那么簡單,更涉及醫療、康復等服務在社區內的便捷性和可及性。上??梢苑e極探索以云上醫院為主要載體的醫養結合模式。“以實體醫院為基礎的‘云上醫院’,能夠讓居家養老的老年人‘在家看病、送藥到家’,也能讓入住養老院的老年人在需要的時候‘在院看病、送藥到院’。”上海市政協常委黃鳴此前建議。

      無論是照護培訓還是醫療康復,都依托各類機構提供的服務。黃鳴認為,可以引導從事養老服務的社會組織和企業跨行政區域經營。同時,放開商業機構、市場主體不得承接政府購買服務項目的限制,在老年助餐等方面,擴大品質養老的有效供給。

      而回到疫情當下,上海已盡力落實措施保障“銀發群體”。4月中旬的上海疫情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民政局局長蔣蕊表示,在當前疫情防控最吃勁的關頭,社區里的獨居老人、特困家庭受到的影響相對更大,尤其需要得到關心、關愛和幫助。

      具體針對獨居老人,特別是高齡獨居老人,或家人被隔離收治而暫時無人照料的老人等,開展摸底排查,掌握實際需求,組織力量給予幫扶。

      同時,將在各街鎮普遍動員“老伙伴計劃”志愿者、社區養老顧問、樓組長等,通過電話等方式,問候、關愛身邊的獨居老人。

      蔣蕊對很多年輕人加入關愛老年人的隊伍表示了感謝。蔣蕊提到,這些年輕人幫助不會線上采購的老人買菜、配藥。另外,對一些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目前全市仍有500多名居家養老護理員克服各種困難,提供居家上門照護。

      而4月27日的發布會上則再次強調了老年人的保障問題。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長沈敏表示,“但我們也深知,工作中還有不到位的地方”,有些特殊困難群體的訴求沒有及時發現,回應也不夠及時。沈敏介紹,為此,近期民政、衛生健康、商務、殘聯等部門一起研究,形成了工作指引,進一步加強疫情期間針對特殊困難群體的關愛保障,包括完善主動發現、資源調配和配送到家的機制。“積極推動在居民區層面建立一支專門為本居民區特殊困難群體服務的志愿者小分隊,及時收集本小區內特殊困難群體的生活需求并給予幫助。希望各區民政局、區殘聯通過上述機制,建立一個疫情期間的“特殊困難群體需求名單庫”,及時發現、及時回應。”

      外界的力量也在參與進來。復星健康CEO李勝利告訴記者,一般來說,醫院配藥處方量不會超過一個月。隨著封控管理時間的拉長,大家對于各類用藥需求也就不斷涌現。因此,在今年4月初,復星健康與國大藥房在24小時內緊急籌備并上線“藥品求助登記平臺”。他告訴記者,根據“藥品求助登記平臺”后臺收集到的數據顯示,求助藥品的人群中,中老年人占超六成。胰島素、高血壓藥等等慢性病藥是目前中老年人的主要緊缺藥物。

      “針對一些特定的場所,如養老院。我們統籌發起‘老吾老‘藥品配送專項行動,為銀發群體送達急需藥物,解決中老年人燃眉之急。通過對各養老院登記的急需藥品進行匯總、收集,然后進行專項配送,幫助老人及時補充藥物,確保老人用藥供應鏈不被切斷。”李勝利告訴記者,在具體的配送安排上,復星健康與國大藥房攜手,以市內營業的41家國大藥房為基點組建分區域的志愿者隊伍,以此輻射到很多的街道和社區。每個基點會配備5位志愿者以及兩位來自復星健康和國大藥房的專業志愿者,由專業志愿者為用戶提供專業的藥事服務,并統籌安排崗前培訓、藥品代配及訂單分派等工作。“伴隨復工復產的合作藥店網點陸續增加,我們的服務范圍在逐步擴大。”

      他呼吁身邊更多企業,加強對老年人用藥保障的關注,保障銀發群體的健康。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張旭軍、張丹、沈念均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關注上市公司的資本運作和資本市場中所發生的好玩的事,對未知事物充滿好奇,對已知事物挖掘未知面。
      關注領域:上市公司、券商、新三板。擅長深度報道。
      中文字幕人成无码人妻,日本媚薬膏中文字幕在线,国产农村女人一级一级毛片
      <p id="jrnhb"></p>

      <noframes id="jrnhb"><listing id="jrnhb"></listing>

      <address id="jrnhb"></address>
      <dfn id="jrnhb"><menuitem id="jrnhb"><cite id="jrnhb"></cite></menuitem></dfn>
      <address id="jrnhb"><listing id="jrnhb"><menuitem id="jrnhb"></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rnhb"><form id="jrnhb"></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