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 <xmp id="mi0qu">
    <xmp id="mi0qu"><tt id="mi0qu"><tt id="mi0qu"></tt></tt>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微觀視界 |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那些逆勢增長的中國制造新勢力,做對了什么

    謝泓2022-04-29 22:08

    謝泓/文  新冠疫情、中美貿易戰、俄烏戰爭……當所有問題集中出現,原有的產業結構正在坍塌,但新的結構還沒有產生。

    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億合門窗總經理胡超去年在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以下簡稱“省促進會”)年會做演講,分享過去幾年在數字化的探索與實踐。一家去年銷售還是6億元的企業,提出幾年后做到70多億的目標,而我居然信了,很多人好像也信了。我信的是億合數字化、標準化、協同化的業務邏輯。

    去年,我還接觸了一位做手表直播的年輕人,15分鐘銷售25萬個手表,銷售額4億元。他說腦門被夾了一下,然后內心發出一個聲音:他們未來要做世界第一的品牌。

    我跟一位做奢侈品貼牌生意的企業創始人說這個故事,他愣了一會說:“不可能的事”。他說,自己有30年的品牌夢,但最終都變成噩夢。

    上海的《商業評論》,團隊前身是《哈佛商業評論》的班底。后來由于合作期限到期,且覺得中國崛起應該有中國的商業案例,所以有了今天的《商業評論》。但互聯網時代,紙媒日子不好過。但《商業評論》的經營情況上了阿里巴巴的經營分析系統,一個傳統雜志的經營決策效率突然加速。

    “本來準備翻車的項目,因為快速迭代及復盤,起死回生了。”《商業評論》營運總監王蕓說。同樣一本雜志,因為有了互聯網思維,也可以變成互聯網企業。

    專家姚陽說,互聯網的復盤、迭代是以天為單位進行的。所謂互聯網企業和傳統企業的分野,不是上不上網的問題,而是數據分析、決策及迭代效率的區別。

    姚陽在廣東奔朗做咨詢顧問,主要幫助奔朗抓取數據,與奔朗團隊一起分析經營數據,迭代改善。他的目標是幫助制造業建立數據分析系統,教會企業管理層如何有效地分析數據,加快迭代周期,從一個月到一周,再到一天。他說,可以在奔朗身上感受到一個傳統制造業蓬勃的活力。

    在近期省促進會聯合經濟觀察報關于“疫情反復中的中小制造業”調研也顯示:117家參與企業中47%企業還認為危中有機,且有3%認為有重大機會。

    為何有的企業表現優異?這些是什么樣特質的企業,他們在思考什么,他們發現了什么重大機會?而數字化、互聯網思維、新消費,對于中國制造業還意味著什么?

    天下武功,唯快不敗

    世界變化快,中國制造業,風變了。

    我問深圳嘉業精密總經理邱軍勇,你們如何獲得大企業的訂單。邱軍勇說,以前是性價比,同樣的性能比德國和日本便宜;現在比專業、理解力和響應速度。

    特別是進口替代的產品,要更加深刻理解中國市場的設計思維、工藝方法以協同到產品設計師的理念中,講究的也是快??萍籍a品的設計,是心念電轉的快。供應鏈是從設計開始,環環相扣,無縫對接。

    杭州黑白調公司的創始人是90后,業績在兩三年間增長翻倍,如今已是銷售30億遠的企業了。如何沒有大公司病繼續快速迭代?創始人說只能“打怪升級”,每年找一家競品公司來“攻擊”,戰勝它。

    王蕓曾出差江門參加我們協會的兩場活動,分別是“專精特新企業融資上市培育班”的招生推廣和春社雅集“茶花令”。當晚,她就對我們的活動做復盤,令我驚訝。反應速度、復盤和迭代速度,關系組織活力和生命力。

    還有一種快,是慢慢的快。前面提到的奔朗公司,耗時兩三年時間才建立起數據分析模型,最開始用的還是excel表格。數字化的關鍵是決策邏輯,企業要耐得住寂寞,花時間去建立數字基礎信息庫。邏輯清晰、分析到位,對策準確,沒有投入一分錢,銷售沒有增加多少的企業,效益也可以實現倍增 。

    快是一種在快速運動中形成強大打擊的力量??焓且环N新格局,互聯網乃至移動互聯是一種新格局,中國的高鐵是新格局,只要建立在以快為基礎的、系統的,都是新格局新勢力。

    極致思維

    蘋果手機的盒子自然打開,落下要求下部分勻速滑落1.5cm,滑落的速度和距離的誤差率都不能超過3%。單這一個要求就淘汰掉中國99% 的包裝廠商。

    佛山的星聯精密公司,是國家單項冠軍產品企業,也是可口可樂、百事可樂、達能等世界品牌公司的“吹瓶模具”供應商??偨浝斫獣云揭苍羞^疑惑,以前覺得日本企業的要求很是苛刻:一個塑料瓶裝飲料,高低幾毫米重要嗎?他們給日本可口可樂供應設備,要有特別標記:“日本單”。

    但他們的設備供應商、客戶都是如此,都需要精細到極致。為了很多精密制造,他們的制造過程如履薄冰、精益求精,要為精密制造一致性付出額外的成本,如因生產車間的溫度濕度控制,要給設備上空調等。

    我說,當消費者看到幾瓶飲料排在一起,里面飲料水的高度是一模一樣或里面的飲料高低錯落參差不齊的,會有什么感覺?有些人經常說日本產品質量過剩,這背后的邏輯不僅是產品質量,而是一種極致追求的生產態度。這種極致不單體現在質量上,還通過品牌展現。

    2013年,一位從事珠寶業務的企業家,參加廣東省和意大利開展的“粵意培訓合作項目”,在意大利駐企兩周。當地對接企業安排他住在一個古堡改造的酒店,酒店服務就一個老頭和老太太,讓他很郁悶。老太太告訴他,說人手不夠,服務不周,周末就有新幫手。

    之后的周末來了一位50來歲的人,讓他好開心。問來人是不是周末打零工的,結果對方是可口可樂公司意大利區的總經理,因為喜歡古堡,平常老頭老太太沒功夫接待他,只得在有客人的時候幫忙住上兩天。兩位老人喜歡古堡,用幾千萬歐元的畢生積蓄買了這個古堡,也把自己變成了服務員。

    這個企業家非常震撼:什么是品牌,品牌是喜愛的沉淀,品牌是產品背后的靈魂。中國制造已經全面走向世界,中國品牌有沒有真正走向世界,我們缺了什么?

    1988年出生的創業者創立的手表品牌叫“艾戈勒”(AGELOCER),他們集結了一群有趣的靈魂,他們對機械的復雜美學專注且沉迷,因熱愛而來,沒有限制、絕不妥協,只因希望打破中國機械腕表現狀,創造一枚屬于年輕人的機械腕表。

    之所以說未來要做世界第一品牌,因為15分鐘25萬塊手表代表的不是銷售額,而是一種認同,更可能是一種發現、追求和超越。一個年輕團隊為了創造新時代的機械計時,重新定義機械表,他們不僅從外觀做創新設計,更是從機芯開始,確定針位、擺輪位和把芯位,需要自研自產機芯。他們的理念是:真心熱愛從來都不計成本,嚴苛的品質是對專業的尊重。

    極致是內心的追求。極致的嚴謹沉淀工藝,極致的探索揮發創新,極致的追求產生品牌。

    中國主市場

    中國制造從代工開始,習慣了訂單模式,各種創新及管理,無不是圍繞訂單來展開。搶訂單,就是打游擊,創業老板就是游擊隊長,找市場,找機會,搶訂單。時至今日,中國市場已然是主戰場,很多企業家卻還是習慣客場思維、接單思維。哪怕是幾千億銷售的家電品牌,還是價格思維,缺少品牌思維。

    當一家大企業還在打價格戰,把財務收益建立在應收現款基礎之上,它能形成真正的品牌嗎?如果我是中小企業,更希望大企業在產品質量、創新要求上對小企業嚴苛,而不是在應收賬款上進行盤剝。

    大企業對于供應鏈企業不嚴苛,很多小企業就不會在質量、創新、管理上真正下功夫。而有財務積累的企業,經得了大企業的欠款,就做穩了的供應商,認為可以不用迭代創新。大企業的供應鏈沒有不斷迭代優化,它的產品能夠成為品牌嗎?

    我同意中國制造新勢力的提法。因為他們就是把中國市場當成主戰場,所謂的新消費就是把中國的年輕人當成主要消費力量,滿足他們對極致的追求。這部分群體不附屬與父輩,不附屬過去的品牌,更不附屬于所謂的主流價值觀,他們只有探索,只有未來。

    大疆、黑白調、艾戈勒都是中國制造新勢力,要么成為中國制造新勢力,要么就服務于中國制造新勢力。成就中國制造新勢力,不要期待用錢就能一蹴而就。如果傳統優秀的企業家是衛青,新勢力的企業家就必須是霍去病。無牽無掛,無有恐懼。

    能夠成為中國制造業新勢力的企業,一定有解決中國市場痛點的能力。

    江門歐佩德發明了中國的大功率伺服電機,可以替代進口,大大提高行業效率,能否成為中國制造新勢力呢?我看難。

    我跟企業家說,他們提供了技術和服務給到這個行業,但這個行業太傳統、效率太低、節奏太慢,創新企業跟他們做的生意多了,就不得不習慣他們的節奏,節奏慢下來就很難成為制造新勢力。

    歐佩德有沒有辦法成為中國新勢力?我認為新勢力必須重起爐灶,或跟著新勢力重起爐灶。所謂傳統制造,并非指制造本身,而是觀念固化。市場教育成本高,效率低耗不起。

    新制造要交給年輕人。中國新制造應給年輕人機會,哪怕是失敗的機會,否則他們永遠不會成長。而傳統制造的企業家不是不行,而是如今做生意的邏輯變了,未來會變得更加徹底,原來的企業家們如已心有所執,觀念轉變并不容易。

    歐佩德能否形成新的維度,實現對造紙、鋼鐵、化工等行業的“降維攻擊”?猶如騰訊對電信企業,阿里對傳統零售企業,新能源汽車對傳統汽車。“致虛極,守靜篤”,必須以“無間入有隙”,找到關鍵,直搗黃龍。

    中國新制造的基本思維,就是中國主場思維,主場不在,根基不再。中國制造新勢力,應是基于中國本土市場的主場作戰方式,正面進攻,全新的供應鏈關系,極致的追求和體驗,有謙卑的客戶態度與俾睨天下市場的雄霸之心。

    在逆全球化的當下,世界經濟結構正發生重大調整。中國制造體系是全球產業分工所塑造的體系,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與世界地緣政策的博弈,原有的中國制造體系一定會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這是過去改革開放幾十年的發展中不曾出現過的。

    這種背景之下,國家提出“以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戰略”,“建設中國統一大市場”來對沖逆全球化的風險。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中國制造必須重塑自己的體系,那也是中國制造的“無人區”。

    新制造是新觀念

    中國大市場必須崛起中國大品牌。質量是品牌的基礎,但還要快速迭代創新、理解新生代消費者、使用消費者語言,為消費者代言,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品牌。

    大品牌同樣還是建立在對消費者、供應鏈、企業員工的尊重之上。沒有對消費者的理解,沒有品牌;沒有良好的供應鏈,沒有品牌;沒有員工的成就,沒有品牌。這些都需要有新觀念。

    首先是品牌新觀念。品牌本身就是一個極致的生產過程,消費者的極致體驗過程。沒有以大欺小、恃強凌弱,而是平等、對話與相互成就。

    中山金利寶給蘋果手機做膠粘劑,從來都沒有標準,只有感覺,反反復復,十幾次、幾十次以后,感覺研發團隊都被蘋果折磨得崩潰了。

    有一天,蘋果人說,差不多就過關。金利寶的人問,你要說就這個標準不就得了嗎?蘋果的人說,他也不知道標準,他們是在代替用戶感受產品。

    其次是供應鏈新觀念。大品牌必須有貢獻于它的供應鏈,要不斷促進其供應鏈的創新、管理提升、質量提升。好品牌一定需要好生態。

    我最近走訪大疆公司的一家供應商,老板說他們經常感覺大疆的設計師不懂行業,提出來的要求都不切實際,要求和標準太高,每次合作都是挑戰新高度。

    但跟大疆合作多年,對他們企業提升很快,優秀的團隊就必須與追求卓越的企業共舞。如今這家企業已是很多世界級企業的部件供應商,并成為國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

    中國新制造另外一個重要觀念,就是人才的培養觀念。人不是工具,人是企業創新力的關鍵、制造力的關鍵、競爭力的關鍵。一個好的制造業企業就是一所好大學。

    我最近接觸一家美國公司,非常重視對人力資源的投入,并作為其打造企業競爭力的重要舉措。該公司專門設立培訓學院,開發并提升員工技術能力,專業課程達3000門之多。

    對于員工有可能流失的評估是,只要能夠保留培訓后60%-70%的員工,企業的投入就可以產生實際效益。省促進會開發五星智造班組長培訓中,發現日本企業不懼員工流失,就是因為他們有健全的培訓體系,源源不斷供給訓練合格的工人。

    此外,中國制造還將面臨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即數字化重塑制造業。

    億合門窗的數字化著力點不是裝了一堆傳感器、ERP系統的數字化,不是裝點門面的全景視屏,而是簡單樸素的零部件標準化;繼而逐步協同供應、協同制造、協同管理、協同市場,賦能小生產企業。

    中國新制造還需要有資本的新觀念,不是資本控制產業、產業是資本實現利潤的工具等觀念。而是資本為產業服務,產業為社會服務,企業為消費者服務的觀念。

    廣發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沈明高博士,和我們討論得最多的就是關于產業及服務。

    以前券商還是圍繞投資和股票市場展開研究與投資,未來產業重構,研究產業及未來,服務企業、賦能企業,不是簡單的估值買賣,而是價值投資,是“產業+資本+管理+資源”的復合服務模式。

    在中國社會的語境中,中國新制造是為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的目標服務。而在中國作用于世界經濟發展的語境中,則是為“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目標服務。

    (作者系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中文字幕人成无码人妻,日本媚薬膏中文字幕在线,国产农村女人一级一级毛片
  •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
  • <xmp id="mi0qu">
    <xmp id="mi0qu"><tt id="mi0qu"><tt id="mi0qu"></tt></tt>
    <menu id="mi0qu"><tt id="mi0qu"></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