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66mm4"></dd>
  • 這可能是復星醫藥歷史上最難干的一任總裁

    張昊2022-04-28 18:12

    經觀大健康 張昊/文 4月27日,復星醫藥宣布文德鏞由高級副總裁升任總裁,公司現任董事長、CEO吳以芳就是從這個位置到的“一把手”。長期關注復星醫藥的自媒體“復星高照”直接提出,“儲君終于浮出水面”。

    這應該是復星醫藥本輪高管“換血”的句號。今年剛開年,包括首席投資官、首席財務官、首席商務官等多個重要職位發生人員變動。

    文德鏞的上任其實并不出乎意料,至少在體系內部很多年前就開始傳這件事了。在外界看來,復星醫藥更像外企,但實質上它是民企,又因為收購了很多國企,導致整個組織架構和行為方式很“國企化”。所以,對于高級干部的培養周期和認定流程,可能都是參照國企的邏輯。

    在此之前,文德鏞被“保護”得很好,幾乎沒有太多對外的曝光。有一段發言還與醫藥專業工作無關,是他作為復星醫藥副總裁,然后向媒體介紹復星集團將在重慶建設千畝級馬球馬術體育競技小鎮。

    文德鏞長達14年都在子公司重慶藥友任職,這是一家以生產制造為主的公司,以至于他目前還是仿制藥及制造事業部聯席董事長。他的背景跟吳以芳類似,都是從藥企一線生產工廠干起來的。

    實際上,這個核心架構的搭建是對的。復星醫藥過往這么多年,行業對它的認知其實并不深刻。它是藥企,又不是藥企?;蛘哒f行業會認為它的子公司復宏漢霖是藥企,但復星醫藥就是個投資公司。這也是為什么它的收入規模很大,但市值卻始終上不去。

    復星醫藥自始至終都是想做生態的,它并不想只做一個投資基金,所以參與得特別“重”。結果是處在這樣一個歷史節點,除了特別大的幾個子公司之外,其他的都屬于“自生自滅”機制。地盤太大了,管理難度太高,只能內部賽馬,跑贏的才有資格拿到更多的資源。

    知乎等社交平臺上有非常多實名或匿名的用戶吐槽在復星醫藥乃至復星集團的工作體驗。用到的高頻詞匯是“官僚化”,“內斗嚴重”,“流失率高”。且不同子公司的管理方式還不一樣,不少知乎網友提到直屬領導在體系內的話語權重,就會使團隊工作輕松到可以“躺平”。

    當然,這不足夠客觀,復星醫藥并沒有公開評論過這些言論,但的確能反映很多問題。復星的管理體系依賴“人財法”,這也是產業集團常規的做法。復星整體上實施“271”,也就是10%末位淘汰。但跟員工規模更龐大,管理體系更嚴謹的華為有本質區別。華為已經演進到了干部淘汰,而復星還主要是基層員工。所以,“人”的權重很高,掌握著生殺大權,所以就會存在主觀性的判斷。

    這不完全算是復星管理層的問題,是這個商業模式就決定了一切。既要買得好,又要運營得好,至少目前在醫藥行業沒有一家公司走通,甚至除了復星醫藥之外,都沒有公司這樣做。

    之前曾采訪過一個在復星醫藥體系短暫工作過的醫學專業人士,他當時同時接到了三個完全不同的職位,他的職能畫像是很清楚的,他自己都很懵人事的面試邏輯是什么。這就是復星醫藥目前的管理能力現狀。

    經過三年的高速資本IPO化,加上盛行的“licence in”模式,已經讓國內醫藥行業迭代到了一個新高度。明星團隊,加上頂級投資機構加持,做一款成熟靶點的藥都戰戰兢兢。哪家企業都不敢說找到了一個普適的、可復制的方法論,來驅動一個更大的盤子。這個行業不缺錢,信息差也越來越少,之后押寶一夜爆發的概率會極速降低。

    所以,“趨實避虛”很重要,“聚焦”也很重要。吳以芳和文德鏞肩負的使命就如此,這跟當年喬布斯選擇了跟他人格特質完全不同的庫克做接班人是一樣的。如果還是堅持不改公司定位,要做產業而不是投資,那如何通過管理真正驅動戰略協同,就是核心命題。但復星醫藥太大了,文德鏞需要更大的改革動作,也要有足夠的幸運,才有機會贏。

    不過這是有價值的事,一家偉大的公司有著偉大的商業夢想是特別美好的事,但總得把商業模式落地吧?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性饥渴的老熟女视频
  • <dd id="66mm4"></dd>